来自 工作 2020-04-22 19:47 的文章

第19019偷偷鲁青春草原视频:最怕脑补

        吃完早餐的许公子,收拾好了饭盒,就站起身离开,留下郦唯音一个人坐在这里。

        许亚筝眼见着大半个小时过去了,而这家的家长都不在,就剩下一个25岁的孩子。

        偏偏这个许亚筝看起来就比她儿子大几岁的孩子,看她的眼神有点过于炙热。

        一个劲儿确定她真的是许一默的姨母吗?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年轻。

        起先许亚筝还以为是孩子嘴甜,可聊了一会儿,对方殷勤的态度,让她不得不多想。

        于是打了个电话给郦唯音,郦唯音是在许亚筝的来电中才醒过神。

        她去找许一默,发现许一默在房间里的沙发上睡着,都快十点了,她只能将人摇醒。

        睡眼朦胧睁开眼睛的许一默,眼神清湛如泉水,一看清郦唯音就扑上来:“音音,一默好想好想好想你……”

        他感觉自己,已经好几天没有看到音音了。

        “音音也特别想念一默。”郦唯音和许一默说话的时候,声音都会温柔几个度。

        许一默靠在郦唯音的肩膀上:“我要多陪音音几天。”

        “快点去洗漱一下,我们要去做客。”郦唯音将耍赖的人一把拉起来。

        许一默任由郦唯音拉着,也不拖着,但也不主动,像个没有骨头的,就是要郦唯音施力。

        就连刷了牙,梳了头发,拧干了洗脸毛巾都要递给郦唯音:“音音,给一默擦脸。”

        说着就弯身伸脖子,将俊脸凑到郦唯音的面前。

        郦唯音好脾气地拿着毛巾,轻柔仔细给他擦拭,把巨婴给收拾好了就带着他去找许亚筝。

        “你们可算来了。”许亚筝如释重负,拎起包就往外走,“崔少爷别送了,我们还要去做客。”

        崔少爷念念不舍,目光都追随着许亚筝,甚至完全忽略了许一默的异常,就连他们上了车,崔少爷挥着手,还是只看得到许亚筝:“许小姐,改天再来做客啊。”

        车子开出去,郦唯音才回味过来:“小姨,他……叫你许小姐?”

        不应该叫伯母或者许阿姨吗?

        这位崔少爷呆呆的,不是很聪明的样子,一看就不是嘴甜的那类。

        许亚筝唇角抽了抽,她可不愿意告诉晚辈,这小伙子的心思,她的老脸往哪儿搁?

        “他觉得我年轻。”许亚筝敷衍地回了一句。

        郦唯音没有深究,许亚筝四十几,但保养很好,说不到三十岁也有人信。

        五分钟后他们到了晏家,紫苑的别墅都是欧式大别墅,晏家在最中心地段,格外瞩目和巍峨,许亚筝自报家门之后,立刻就被请进去。

        一直令郦唯音好奇不已的晏燊亲自来迎接,不愧是游走在灰色地带的家族,继承人看着就气势汹汹。

        “这是我的侄儿一默,一默的妻子。”许亚筝和晏燊打过招呼后,就介绍人。

        “许少爷。”晏燊看着许一默的眼神分外探究,尤其是目光在许一默的唇上逗留了好一会儿。

        郦唯音瞬间想歪了,有了郦唯心的晏燊其实男女通吃,对一默有了龌蹉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