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工作 2020-05-08 16:21 的文章

第29919偷偷鲁青春草原视频:真正的目标

        郦唯音一惊。

        许公子也皱眉:“死了?”

        何聪阅又抽出了一张报告单给许公子,上面有法医鉴定的戳,何聪阅这个都拿得到。

        这个人在许副总去竞标土地那天就死亡,死因是服用安眠药过度。

        郦唯音立刻想到了一个词:杀人灭口!

        她又抽出许公子手上的文件夹,仔细看着这个雇凶之人的关系网,发现他的关系网完全和韩家、楼家没有任何交集。

        这份资料详细到他经常去的地方都有,他生活中认识的人,郦唯音一个都不认识。

        “网上痕迹,通讯记录呢?”许公子又问。

        何聪阅掏出手机拨通了阳特助的电话,把电话扔给许公子:“问他。”

        “喂,阿阅。”阳特助的声音在许公子抓住电话一瞬间传来。

        许公子回了一声:“是我。”

        一听到许公子的声音,又是用何聪阅的电话打来,阳特助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少爷,我刚刚查完了,网上痕迹已经被抹去,所以没必要去查通讯记录。”

        很明显主使者是通过网上来找到这个替罪羊,否则不可能抹去上网痕迹。

        许公子眼神渐冷:“继续查,把他死亡前的所有信息给我查得清清楚楚。”

        不论是不远处的何聪阅,还是隔着电话的阳特助,都感觉到许公子语气里的杀气。

        “少爷放心,我会尽快追查。”阳特助应下。

        何聪阅走过来伸出手,许公子把手机递给他,何聪阅对着电话:“庆典。”

        “你是说主使者在庆典上。”阳特助语气微惊。

        何聪阅挂了电话,不和阳特助多说,而是对许公子开口:“你才是目标。”

        郦唯音倏地看向何聪阅。所以,一开始他们都误会了,以为是冲着郦唯音而来,结果没想到人是冲着许一默来。

        不过这样倒是解释得通,主谋一定出现在庆典上,因为只有去了庆典,才会知道许一默有没有跟着去了庆典。

        只不过对方应该不知道许一默多重人格,而如果那天晚上,不是巧合地因为郦唯音想要竞标土地,又不想大出血,以资金碾压的方式拿下,许副总为了她,打算约一约其他受邀的人谈一下合作。

        正常情况,许一默是真的会留在家里。

        “我们家有仇人吗?”郦唯音立刻担忧。

        还是这种心狠手辣,随时都能要人命的仇人。

        “晚上我回去问问妈。”许公子并不了解,不过他也意识到,突然有一条毒蛇藏在暗处,伺机而动想要狠狠咬上他们一口。

        许公子看了看何聪阅,就牵着郦唯音不发一言离开。

        郦唯音回过头看着两个被雇的凶徒:“这两个人呢?”

        “放心,他有分寸,最多不过是锯个腿,开个颅……”许公子语气轻松,“他还会给装回去,只是看看活人的构造和死人差多远。”

        这些都是连户口都没有的人,公民都不是,不受法律保护,不要玩死就行。

        郦唯音听得头皮发麻,不自觉加快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