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工作 2020-06-02 00:43 的文章

第41819偷偷鲁青春草原视频:第一次退让

        何聪阅张嘴语言,却被许少爷先了一步:“你告诉她,人我已经杀了。”

        扔下这句话,许少爷就在旁边的陪护床上躺下。

        何聪阅看着笔直像躺尸的许少爷,把所有话都咽下去。

        算了吧,这个时候少夫人需要的绝对不是这位爷,免得被他气死。

        那句人已经被他杀了,意思就是还了郦唯音,至于郦唯音替他挡枪,在许少爷的世界观里,这是郦唯音主动行为,于他无关。

        真的无关吗?

        如果坦然和理直气壮,为什么不亲口告诉她?

        如果心无波澜,又怎么会第一次这么快就去换人?

        少爷他自己大概没有发现,他清楚意识到她需要人照顾,而这个人不是他,所以他主动让了,这是何聪阅有限的接触中,第一次看到许少爷退让。

        以往的他无论是出现还是消失,都是顺其自然,哪里有过主动换人的历史?

        郦唯音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麻药已经渐渐退掉,胸口一阵阵钻心的痛,最惨的还是她又渴又饿,偏偏还没过时间,根本不能吃喝。

        “再忍忍,再过一个小时就好。”许副总早一步醒来,看着郦唯音干裂的唇,只能用棉签沾了水轻轻给她润润唇,耐心地哄着她。

        “我好痛。”郦唯音眼睛水汪汪,看着许副总一点不想坚强。

        “现在知道痛了?以后不准做这种傻事?”许副总心疼,嘴上却责备。

        “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样做。”郦唯音轻哼了一声。

        她明明孱弱却又倔强的模样,真是让他无可奈何,心情也复杂不已。

        心疼、自责、温暖、幸福……诸多情绪一涌而上,真是百般滋味在心头。

        “疼……”郦唯音呻吟。

        “我知道疼,我要怎么做,你才能好受点?”许副总从来没有这么没辙过。

        郦唯音眼珠一转:“你给我讲个笑话。”

        “讲……笑话?”许副总神色顿时微妙起来。

        他真的不会讲笑话!

        搜肠刮肚,许副总也没有想出一个笑话,这可真比赚个几亿要难上千百倍。

        郦唯音撇嘴:“你就是不想哄我。”

        “我……真的不会讲笑话。”许副总平生第一次气短。

        “那你说个你小时候的糗事,让我乐一乐。”郦唯音改口。

        “我就听妈说过一件……”

        幼时的记忆他哪里还全部记得?不过大人总是很记忆犹新。

        大概是他一岁的时候,还在喝奶粉,有次在宴会上,许夫人抱着许一默和人攀谈,许一默特别乖巧地看着某处发呆,引起了大人的注意,大人们喊他,他还是发呆。

        然后许亚筝就跳到他的面前说:“一默是不是被小姨美到了?”

        非常巧合的就是,许亚筝话音刚落,许一默一口奶就吐了出来。

        在这之前许一默奶粉已经喝了有一个多小时,但是也没有被颠簸和磕碰到。

        在场的人都惊了一下,旋即许夫人和其他人爆发出欢乐笑声。

        郦唯音想象那个画面,也是笑得不行,却不小心扯到伤口,然后怪许副总:“都怪你,我伤口扯到了。”

        “怪我怪我。”

        天大地大,这会儿老婆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