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工作 2020-06-07 16:59 的文章

第45119偷偷鲁青春草原视频:还有一招

        “韩裘呢?”

        他们回到家,郦唯音一边取头盔一边问。

        “跟着老何他们的车一起走了。”许公子对着车子的镜子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聪阅不会把人再带回家吧?”郦唯音抓住许公子的胳膊。

        “我们很傻吗?”许公子轻笑,“很明显韩裘失踪,现在韩家人知道他曾经出现在老何的车上,肯定会盯上他,同时也会盯上许家。”

        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回家,说不定韩家的人早就守在了何聪阅的家门口蹲点,就等着掌握证据,然后报警抓人。

        “不是你催着聪阅快点?”郦唯音把头盔扔给他。

        许公子准确无误地接住:“谁说他非得把人带回家才能够办事儿?”

        转身的郦唯音顿住脚步,回头投来疑惑的目光:“不然?”

        这种事情,不在家里进行,就不怕被人知道之后落了把柄?还有哪有那么多地方准备齐全。

        “你不会以为只需要现代这些医疗器械才能达到逼供吧?”许公子把郦唯音的头盔放好,“老何严刑逼供的招式多得很,必须一包银针也行。”

        以中医刺穴的方法,可以让人痛到怀疑人生,这可比动刀动枪闻名多了。

        关于这些郦唯音完全不懂,不过她意识到自己把何聪阅还是想的太简单了,就没有再说什么,现在都已经过了凌晨,她打了哈欠,早点睡觉,说不定明天还要应付韩家的人。

        她躺在舒适的床上,郦唯音想着明天早上起来要把这件事告诉许夫人。

        结果一早起来,许夫人已经出门,郦唯音只能抓住和他们一起用早餐的许亚筝,把事情隐去她为什么要知道那个人的信息,其他原原本本都告诉许亚筝。

        许亚筝听了就轻轻拍了拍郦唯音的肩膀:“不是什么大事儿。”

        就云淡风轻留下这么一句话,甚至没有问韩裘一句,也没有告诫和交代。

        郦唯音瞠目结舌地看着许亚筝上了车,车子开离了许家。

        折回去,就看着许一默在逗弄英吉拉,这时候手机响了,是何聪阅打来。

        “韩裘身上有微型录音器,就是这个录音器兼顾释放信号功能,被他做成纽扣,就在他的裤子装饰品上。”何聪阅可是连夜干活,这东西倒是很容易找出来,不过韩裘的嘴巴特别硬,折腾了一个晚上,疼到死去活来。

        宁可咬伤自己也不让自己开口,并且他有一股狠劲儿,越折磨他,他竟然还能够露出越享受的表情,何聪阅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硬骨头。

        “录音?”郦唯音终于明白韩裘约她出来最重要的目的:“是不是有我承认当初自捅一刀的话?”

        “嗯。”何聪阅已经听过了录音,并且这段录音还有自动上传韩裘一个网上账户的功能,幸好昨天晚上发现得早,信号也屏蔽得快。

        韩裘被许公子绑了一整天,这个东西一直都在录音,录的全是沙沙声,录制的过程中,因为许公子的信号器,并没有同步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