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工作 2020-06-20 17:10 的文章

第53819偷偷鲁青春草原视频:许副总的怀疑

        “你还没有察觉异样?”许副总挑眉看向郦唯音。

        郦唯音深思一下,实在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哪里不对吗?”

        何聪阅也没有想明白,他也困惑地看着许副总。

        “鲁定章虽然职权没有鲁定文大,可他也在东红任职,东红有这么大批的大红酸枝有人要,他不可能不知道。如果他知道,就绝对不可能建议你去购买这个,即便是这个东西的确是最适合你的东西,他大不了什么都不提醒。”

        不坑郦唯音,不左右郦唯音的选择,已经是他作为东红集团高管最大的操守。怎么让自己家的公司步入尴尬的境地,让两个大客户争抢起来?

        这不是得罪人是什么?

        如果鲁定章提前就知道有人预定了未来他们一两年的大红酸枝木材,就不可能给郦唯音建议。

        本来没有觉得不对的郦唯音,听许副总这样一说,恍然大悟:“所以在我之前,东红公司是不存在这么大笔大红酸枝的订单,鲁三爷才会出于对姐夫的尊重,给了我这个建议。”

        那么怎么可能短短的两天,就有了草拟的合同?

        能够谈到要草拟合同的地步,对方必然接触了很久,就好比她现在都还没有和东红谈到合同细节的部分。

        “鲁定文真的骗了我?根本没有人要大红酸枝?”郦唯音觉得不太可能啊。

        这么明显的破绽,鲁定文真的不怕她去查一查吗?

        “以鲁二的阅历,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许副总轻轻摇头,他思忖了一小会儿,“我更倾向于,的确有这个大客户在你之前就接触他们谈这笔大买卖,鲁三肯定知道,只不过对方并不是冲着大红酸枝来,鲁三这才把大红酸枝推荐给了你。”

        “所以是对方后期又改变了注意?”郦唯音明白了。

        “这个暂时不能定论。”许副总眯了眯眼,“我先去查一查对方的来历,再看看他们改变目的的原因。”

        鲁定章既然是推荐了郦唯音,那么就是另外一个人生意已经谈到了尾声,并且确定要购买的不是大红酸枝,甚至在这之前没有一点购买大红酸枝的意向,才会让稳重的鲁定章推荐大红酸枝给郦唯音。

        如果是目标明确,并且已经要谈成的情况下,突然改口要购买一种从未考虑过的材料,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你怀疑有人在捣鬼?”郦唯音实在想不明白,这里面能够有什么猫腻。

        鲁家开门做生意,总不能明明可以谈成两笔大单子,非要折腾一下,冒着得罪两个大客户的风险,从中作梗吧。

        郦唯音在确定了鲁定文推荐的东西是真的好东西之后,就想不出拒绝的理由。

        “马国红木四个字太敏感。”是这四个字让许副总心里起了疑,他面色沉静地对郦唯音说,“你大概不知道红木走私,是一项国际性的暴利经济犯罪。”

        郦唯音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她听说过很多走私,第一次听说红木走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