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工作 2020-06-27 19:13 的文章

第56519偷偷鲁青春草原视频:劝说

        夫妻两之间的气氛很凝重,张家人误以为夫妻两一大早吵了架,也不好说什么。

        吃完早饭,许少爷就招呼不打一声走出了张家,何聪阅连忙跟上去。

        卢萍笑着过来劝说:“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互相理解,无论什么原因争执,都别憋着不说。只会越想越委屈,越想越疏离,有时候一点小事,憋成大事儿。”

        “谢谢,我知道,我不会和他生气多久。”郦唯音感激地笑了笑。

        说不定明早一起来,这厮就自动不见。

        郦唯音自从结婚以来,这家伙每次出现,没有一次不把她惹怒,也许他们就是天生磁场不对。

        之前还以为上次国外的事情,能够让这厮心里多一点波澜,甚至还期待过他下次出现能够有所转变,结果等来这样的现实,真是给郦唯音沉重的打击。

        她有那么一瞬间真的是有点兴意阑珊,她连命都为他豁出去过去了,她有点无力,不知道还能做什么才能打动他,他真的是油盐不进的万年坚冰,根本捂不热!

        卢萍陪着她说了好一会儿话,确定她情绪没问题,又担心她一个人胡思乱想,就非要带着她一起,教她做水煎包。

        两个人有说有笑,再加上张穗穗时不时过来问郦唯音不会的作业,很快气氛就好起来。

        “张叔昨晚没有回来?”郦唯音这才发现到现在都还没有见到张丰田。

        “市里有事耽误了,他早上打了电话回来,不用担心他。”卢萍回答。

        郦唯音本来不打算窥探隐私,追问是什么事情,不过她敏锐捕捉到了卢萍眉宇间的愁色,这才关心一句:“婶儿,是有什么难办的事情吗?”

        卢萍看了看郦唯音,叹了口气:“是为了孩子的事情……”

        张穗穗是他们的小女儿,他们上面还有个儿子,今年刚好初中毕业,中考的时候发挥失误,低于理想高中两分的录取分数。

        因为差距不是特别大,孩子很沮丧也很固执,张丰田听了朋友的话,打算去活动活动。

        郦唯音能够理解,像这种分数差距不大的,只要动用关系,再用钱填上两分,这是很多地区不成文的规定,教育局也不会管。

        不过想要利价上名校的人海了去,张丰田的孩子想,别人的孩子也会想,差一两分的肯定一大把,可学校名额就那么多,这个时候就是拼人脉的时候了。

        用脚指头想,也知道张家是不大可能拼得过。

        郦唯音现在有这个能耐,不过她没有主动开口包揽这种事情,就算是不成文的规定,到底也不是光彩的事情。

        于是她说:“我觉得不一定非要去那个学校,他就算进去了也是吊车尾,进去的方式就低人一等,未必承受得起压力,不如换个学校,以优等生的名义凭着实力进去。”

        这仅仅只是她自己的一个建议,总之要换了是她,她是不会死盯着一个学校,也会勇于承担自己失误造成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