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工作 2020-06-28 16:38 的文章

第57119偷偷鲁青春草原视频:她看上的男人

        看到何聪阅释怀了,没有歉疚了,郦唯音才大步走开,走了几步停下来,回头见何聪阅还呆呆站在那里,她不由对他挥了挥手:“我先回去了,你慢慢在这里感动吧。”

        其实郦唯音能够感觉得出来,许一默几个人格,包括阳桓和许夫人他们都是把何聪阅当做一家人,只是他们没有说出来,何聪阅又是个性格内敛的人,他对他们就自有定义。

        阳桓大概是铁哥们或者需要他保护的弟弟,许一默大概是令他需要维护和尊敬的人,许夫人是他需要感激和报答的人,这些都可以让他豁出性命,却没有情感上的深刻烙印。

        也就无法让他在情感上产生波动和想要寄托交流的欲望,他才会给他们的印象是个沉默寡言的人。

        大概只有许少爷对他稍微特殊一点,按照许少爷一些研究都借着何聪阅的名义发表,他们可能亦师亦友,这才有一点亲情羁绊,所以何聪阅会为许少爷说话。

        而不是像对其他人,那样默默关心,关心得恰到好处,绝对不会干涉他不该干涉的私人领域。

        都说许少爷和何聪阅相似,郦唯音却觉得根本不相识,何聪阅是个很正常,负面正面情绪都拥有的寡言少语的人,许少爷是个充满负面情绪的冷漠无情的人。

        相对而言,何聪阅比许一默更渴望温情,也更容易被温情打动。

        何聪阅可以因为她的嘘寒问暖而动摇,许少爷就算她为他连命都不要,在他心里也只是目的性,一点纯粹为他的可能都没有的举动。

        何聪阅说许少爷已经在试图为她改变,郦唯音却觉得并不是,在他眼里任何都是等价交换的。

        哪怕他认定郦唯音当时挡枪是怀有目的性,是为了其他人格,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也不是他要郦唯音为他挡,可事实上当时的确是他在,郦唯音为他免去皮肉之苦,他在用他的行动,偿还郦唯音当时为他受的那一点皮肉之苦。

        等到他认为他退让,容忍够了,能够抵消郦唯音当时的举动之后,他一定会变成原来那个许少爷。

        “失策啊。”郦唯音轻叹口气。

        如果她早一点了解许少爷的性格,当时挡枪她就不会说那句话,那句话很明显不会让许少爷动容,因为他清楚的知道,郦唯音不会为了他而不顾性命。

        早知道这些的话,她当时就应该说:“别误会,我不是为了你。”

        大概这句话,对许少爷的刺激会更深一点,效果会更好一点。

        凉风吹来,郦唯音的发丝飞舞,飘动间让她眼底幽暗的光芒若隐若现,她唇角往一边上扬,笑容有点魅惑也有点凉意。

        何聪阅的要求她是达不到,把许少爷单独撇开也不可能,她郦唯音看上的男人,用尽办法也得乖乖臣服。

        无论是哪一个人格,从她决定要试着在一起那一刻,她都是把他们看成一体,都不会轻言放弃。

        郦唯音的眼神越发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