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0-06-13 01:16 的文章

第837男女男App免费 好汉无好妻(18)

        爱怜自是不知还有这等隐秘,她也并未将远在千里之外的交通事故联想的那么多,所以,只是当天晚上乘飞机回到了樊江市。

        当她拖着行李到家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半夜十一点多,从家中监控得知,罗美仪此刻正在家中睡觉。

        开门、关门的声音并未吵醒罗美仪,卧室的门是关着的,爱怜洗澡睡觉也并未把她惊醒。

        爱怜这两天折腾的有些累,没再做什么便睡下了。

        第二天清晨,爱怜早起锻炼后便去上班,照样没与罗美仪照面,罗美仪甚至都不知道爱怜回来过。

        爱怜的工作太忙了,中午很少在单位食堂吃饭,大多数是在外面与人谈事情,安排饭局。只是上厕所的功夫看看手机中的一些信息,有罗美仪的行踪和定位,以及一些通话录音和信息记录。

        至于视频影像,那得他自己时实监控下才能录制,现在的设备有限,她能做的也并不多。再说也没有时间。

        等到爱怜拖着疲惫的身体和一身的酒气回到家中时,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多。

        罗美仪没在家,爱怜的定位中显示,她此刻正在樊江市的一个酒吧中,至于和谁?根据通话录音显示,有男有女,至少四五个人。

        爱怜只是忙里偷闲地听了几句录音,无法判断更多的东西。她很累,洗过澡后,才窝在飘窗上拿起手机,摆弄了几下后,便打开罗美仪的手机摄像头和麦克风,嘈杂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让她的眉头紧皱了一下。

        手机应该是被放在包里,她什么也看不见,环境的嘈杂,再隔着一层包包,声音听起来也不清晰,累得慌,只坚持了一会儿,爱怜便扔掉了手机,倦意袭来,不大一会儿便睡着了。

        一直到后半夜一点多,爱怜才被开锁的声音惊醒了,她没有起来,只是注意听着外面,脚步声只有一个人的,罗美仪没有带外人回来。

        她好像也喝得不少,脚步有些踉跄,没洗澡也没刷牙,脚步声直接奔着卧室而去,门也没关,不大一会儿,便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爱怜站起身来,出了书房,借着窗外的月光,也没点灯,去了趟厕所,出来后,便看了看卧室,同样没有拉窗帘,让卧室有着微光,可以依稀看到罗美仪正睡在那里,还有些轻微的呼噜声。

        睡得挺熟啊!

        爱怜看了一眼后,便回到了书房,接着睡觉。

        罗美仪这么晚回来,应该是有人送的,但不知为何,没有送到家门口,要是原主,一定会在这时帮她换衣服,擦身体,给她冲蜂蜜水......

        爱怜自然不会做这些,不回去睡觉,还能干嘛?她也困的很。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她整天起早贪黑地忙活,原主真挺有毅力的,居然可以坚持做了这么久。

        这些天里,利用碎片时间,她已经积攒一些证据,但是离她期望的还差上不少,这需要更进一步亲自去了解和调查。

        不过,十一也快到了。

        十一,她难得的有几天的假期,也想回井爸井妈那里去看看,一转眼,他们已经半年多没有见到儿子,想来也是很想念的。

        可是,九月三十号这天,爱怜却不得不参加一个饭局。

        饭局是李卫东张罗的,他是原主的大学同学,目前也在一家不错的公司担任某部门的主管经理,收入不错。

        李卫东的家虽然也不是樊江的,但他家中条件却相当不错,全款在樊江给他买了一百八十多平米的婚房,还娶了一个樊江市某中学的语文老师当老婆,如今孩子已经上幼儿园了。

        李卫东人长得挺高大的,身高与原主差不多,但是三十五岁的年纪就挺着一个将军肚,发福的有些早了。

        一直以来他与原主的关系都很不错,两家之间还有另一层关系,让他们联系更紧密了些,那就是他的老婆胡梦晗是原主和罗美仪的介绍人。

        胡梦晗和罗美仪是高中同学,虽然不是最好的闺蜜,但相处的还不错。

        李卫东和胡梦晗结婚时,原主是李卫东的伴郎,罗美仪是胡梦晗的伴娘,罗美仪当时一眼就看中了原主,便托胡梦晗把原主介绍给她。

        也就是说,原主和罗美仪是通过相亲结识的,更准确的说法,应该算是罗美仪是主动的那一方。

        原主和罗美仪结婚前,罗美仪一直表现的很温婉柔顺,性格表现的也颇好,原主也在相处之中爱上了她,并始终如一。

        他万万没想到,一直生活在他身边的,他甘愿付出一切的人是一条剧毒的美女蛇。

        今晚,是李卫东张罗的饭局。李卫东和原主往年在十一时也都要各自回老家的,看望父母,所以大多会在十一前的这一晚聚上一次。

        所以,爱怜无法推脱,虽然不待见罗美仪,但还是与她一起前往一家颇有名气的私房菜馆。

        一顿饭吃得吃得还算宾主尽欢。

        回到家中,李卫东洗了澡后,躺在床上,一只胳膊放在脑后,一只手轻拍着自己凸起的肚子,一下一下的,很有节奏,眼睛看着那个窈窕的背影,说道:“老婆,你有没有发现,今天廉子和罗美仪有些不对劲儿啊!”

        胡梦晗正在往脸上拍着爽肤水,边答道:“你也发现了?我也觉得别别扭扭的,上厕所的时候,我问美仪,他们两个吵没吵架,她‘吱吱唔唔’的也没说清楚。”

        “也不知道咱们俩给他们介绍到了一起,对不对?总感觉廉子太辛苦了,你这朋友好像一点儿都不心疼他。”

        “人家心不心疼,还非得当着你的面儿表现出来啊?”

        “不是,这种事情,有些时候,不需要刻意去做什么,字里行间,一言一行的微小细节就能够表现出来。”

        “你说说,哪儿看出来的?”

        “你发没发现?咱们相处这么久以来,就连你这个隔一层的人都知道廉子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你这个成天和他朝夕相处的闺蜜却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