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奇迹 2020-09-15 15:46 的文章

239、血盟的简

        第二天早晨,陶颛进镇找陈医生,经过镇北门时,看守镇门的曹家人对他欲言又止。

        陶颛假装没看到,一路走到镇东头的陈医生家,路上遇到的镇民和前段时间对他的态度截然不同,看到他要么躲躲闪闪,要么就面含恨意,但也没有人直接怼上他。

        陶颛找陈医生,是想问他基因调适药剂有没有买到,另外就是想买一点食品用的生物防腐剂。

        陈医生知道他的来意后很遗憾地告诉他,基因调适药剂没有到货,食品防腐剂倒是有一些。这些防腐剂主要用在镇里储存食物上,秋收过后会有不少镇民跟他买。

        “陶小哥,”陈医生叫住买了防腐剂就要离开的陶颛,“这几天你最好待在家里哪里都不要去,你有三个不懂事的孩子要照顾,又是刚来,今年镇里秋收应该不会找你。如果可以,这几天谁找你都不要理睬。”

        陶颛猜到应该是为了游民要在秋收闹事的事,点头表示知道。

        “还有,镇上有些人对你有些意见,你不要放在心上,他们知道你的厉害后,不会再轻易去找你麻烦,这年头看病看伤可不便宜,受伤的又都是家里的壮劳力,一旦他们倒下,整个家都得完蛋。至于吴癞子,他的事是有点麻烦,我想镇长可能会让你给他家和受伤的人家赔点钱,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不愿意,但我们镇之所以还能这么平稳,就是因为还有规则在。你想,同样的事情发展在大城市,不管你有没有理,你重伤了人,总要付出一些代价是不是?”陈医生也算苦口婆心。

        陶颛不太真诚地笑了下,“吴癞子和镇民想要我赔钱可以,让他们自己来拿。警长既然一开始就跟吴癞子说了,他们来找我属于私人纠纷,他不管。那么后续的事情,他最好也别插手。”

        这话说得很不客气,陈医生脸色也不太好看了,他本身是好意,看在青年带着三个孩子不容易的份上才提醒他,结果对方就是这么回复他?

        陶颛看出陈医生不高兴,他也不想得罪了这位镇上唯一的医生,就放缓语调道:“陈医生,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我很感谢你愿意提醒我。但有些事不能开头,否则今后麻烦会不断找上我。而且这件事我自问没有对不起任何人的地方,吴癞子纠结那么多人来找我麻烦,从镇中一直走到镇北,镇长和警长会不知道?他们就没有考虑过我带着三个孩子会很危险?没错,我心中有怨气,就是镇长亲自问起来,我还是会这么说。”

        陈医生脸色缓和了一些,“我知道了,我只是一个医生,只能建议你,至于你和吴癞子他们到底要怎么做,就看你们自己。对了,秋收过后找一天,我给你的孩子们,还有你,一起做一个身体健康检查。本来这个检查应该在你入籍的时候就做,结果一直拖到现在,可不能再拖了。要我说,你们明天就应该来检查,反正镇上出钱,你们还能知道自己的健康情况,多好的事情?”

        “好的,我记住了,多谢陈医生。体检的事干脆等秋收过后吧。”

        陶颛离开陈医生家,路过水井,再次见到了小少年猪仔。

        猪仔看到他,和其他镇民不同,不但没有躲闪,反而主动喊住他,还很兴奋地说:“陶哥,我听说你把吴癞子和韩家大儿子那帮人都给揍啦?揍得好!”

        陶颛根本不认识什么韩家大儿子,但他记得似乎是有姓韩的人去帮他盖房。

        猪仔帮他解谜:“韩家大儿子不学好,韩家老两口早就不管他了,给你们家做事的是韩家小儿子和他媳妇。因为你给的工资高,韩家大儿子去找过徐老头,但徐老头不要他。这次传出中容石有害的事,韩家大儿子就跑去韩家,要他弟和弟媳妇跟他一起去跟你要赔偿,韩家小儿子不愿意,韩家老两口也不愿意,韩家大儿子就说他去要,要来也不给韩家。”

        陶颛无语,“吴癞子也没在我那里做过工,这个韩家大儿子也没有,敢情那帮来找我要钱的人是不是没几个在我那里做过事?”

        猪仔哈啦哈啦笑,小孩子说话直接:“算你倒霉,谁让你给钱那么大方,镇里好多人都说你手上肯定还有不少钱,否则怎么会一下子买了那么多中容石,还修了水塔、搞了自来水系统,连你家沼气池都做得特别精细,这些都老花钱了。秋收后就要交人头税和各种费用,那些无事生产的和缺钱的不盯着你,还盯着谁?偏偏你又是新人,真有什么事,镇上也不会有人为你出头。”

        陶颛:“……”

        他很清楚不管他是贫是富,是大方还是小气,想找他麻烦的还是会找,除非他表现出强大的实力,把有心思的人都震慑住。

        不过这话陶颛没必要跟小少年说,只对小少年无奈地笑笑道:“你去看我房子里面就知道了,我房子盖起来了,但荷包也彻底干了,连普通的生活用品都快买不起,更不要说家具和窗帘这些东西,现在家里还空荡荡的。我前几天遇到任老大,还问他有什么生意能做。”

        “任老大怎么说?”崇拜任老大的小少年很好奇。

        陶颛为了解释他以后的金钱来源,就透露了一点:“任老大建议我去附近的黄泉堡注册一个自由猎人的身份,以后不止种田,还可以狩猎和做任务过活。”

        “哇,黄泉堡啊,我也想去!陶哥,你什么时候跟任老大去黄泉堡,能不能带我一起?”猪仔满脸期待。

        陶颛摊手,“这得问任老大。”

        小少年丧气了,“好吧。”

        陶颛看少年可爱,揉了揉他的脑袋。

        小少年唰地抬起头,右手五指用力一攥,激动地说:“陶哥,听说你功夫特别好,一脚就把人踢飞、一爪子就把吴癞子的蛋蛋给捏爆了?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用手捏,不用脚踢啊?”

        陶颛好笑地又揉了揉小少年的脑袋,“长在后面要怎么精确用脚踢到?我是要他断子绝孙,又不是让他以后再也无法上厕所。用脚踩,想要把蛋踩爆,那力道肯定会连他的前面和腹部一起完蛋,那样人也会跟着完蛋。目的不同,施展的手法就不一样,懂?”

        小少年眨眨眼睛,“哇,陶哥你好坏啊,你就是想要彻底废了他,让他完全没有复原的机会对不对?”

        陶颛耸耸肩,没否认也没承认。

        小少年扑上来,“陶哥你好厉害,你教我好不好?”

        陶颛半开玩笑地说:“这招简单,等你什么时候能手碎鹅卵石,就差不多了。”

        小少年愣住。

        陶颛成功忽悠住小朋友,大笑着扬长而去。

        街边,穿着花色连衣裙、包着头巾的女子就那么看着陶颛远去的背影,一直到看不见为止。

        猪仔提水经过女子身边,打招呼:“宫姐好。”

        女子低下头,没说话就走了。

        猪仔吐舌扮了个鬼脸。

        回去自家地盘的陶颛看着空空荡荡的宅基地和荒野,插腰长叹。以前也没觉得这块地盘有多大,现在看着竟特别大。而且因为到处都堆放了石材的缘故,给人感觉不像是家,倒更像是石料厂。

        想要让这里成为他和孩子们的美好家园,任重道远,有的忙了。

        赵坡出来嘲笑他:“以后得一个人干活了?我这把老骨头可干不动种地的活。”

        陶颛磨牙:“没指望你。”

        三个被放出来的小崽围着陶颛喊:“爸爸,我们帮你~”

        陶颛感动,顿时豪情万丈,再看自家地盘,只觉得充满无限希望。

        赵坡哈哈笑,表示只要有材料和适合的工具,他可以给陶颛制作一些耕田的机器和工具。

        陶颛无力地挥挥手,他现在穷得很,上次那批材料钱就还欠着任老大,再赊欠,他拉不下脸。先看那批魂力食物能卖得如何吧,如果卖价不理想,他就去一趟黄泉堡。

        现在嘛,正好他有个想法想要验证。

        做之前,他先跟房崽沟通了一番。他想着房崽有意识,和它沟通应该能少走一些弯路。

        事实也是如此,就算房崽还不能清晰表达它的意见,但它可以回答是和不。

        “房子等等再说,反正我们已经有一套,可以先住着。我想先铺设一个广场,比盖房子简单,还能尽可能地增大你的容积量,这样以后不管是用来收取中容石的碎石料,还是用来运货都会方便许多,还能给孩子们增大一些活动空间。”

        “嗯呢!”房崽表示这点可行。

        “等铺设好广场后,我想把整片地盘都用碎石料围墙围起来,然后以广场为中心向四周铺设几条小路,连通围墙,这样是不是就变相有了十六亩地的空间?”

        这次房崽思考的时间长了一点,让一个刚生出意识的崽儿思考太难了,“嗯呢?”

        陶颛笑,“我们试试,理论上应该可以对吧。”

        这次房崽很肯定:“嗯!”

        “可惜不能把田地包括进来,如果能把田地也能随身带着走就好了。”陶爸爸异想天开。

        房崽被提醒,终于想起来一件被它遗忘的小事情,“爸~”

        “怎么了?”

        “田,能。”房崽努力表达它想要说的意思。

        陶颛眼睛一亮,“你是说能把田地带着走?要怎么做?我来想,你来确认。”

        陶颛开动脑筋,在田地上走来走去,洒在田地上的碎石料相当锋利,弄得他不得不退出到安全区域。

        等等!陶颛看着地上满满的碎石料,脑中某个想法被点亮。

        “如果我用中容石铺设一块地面,然后在地面上倒上泥土,这样是不是就可以带着这些泥土走了?我还能在这些泥土上种植对不对?”

        房崽:“嗯……不。”

        陶颛停住脚步,“嗯是我的想法没问题,但想要在那些泥土上种植却有些问题?”

        房崽:“嗯!”

        陶颛并没有退缩,反而思路大开:“外面的泥土有问题?我想要种植,必须得使用我的魂器锄头‘调-教’那些泥土,还得用你的花圃中冒出的那些黑芝麻粒来滋养泥土?还有如果我用中容石当田地基石,是用整砖好,还是碎石料也可以?”

        陶颛现在知道的是,越完整的中容石越好,比如一块厚度在三厘米的一平方石板,加上五千魂力值和一点点草履蚧分泌液,就能让房崽增大一个平方。但如果换成碎石料,就需要堆积的厚度至少在十厘米,分泌液也需要增多一点。

        房崽:爸爸问的问题都好复杂,太为难崽儿了。

        陶颛又问了一些问题,问的房崽再不肯回答。

        陶颛大笑,“不为难你了,我们一步步来吧。”

        陶颛开始设想:“首先我们可以把十六亩地全都挖平一层,就挖个一米五深好了,作物差不多也就在一米五高,不会超过你的高度初始值。然后把碎石料都铺进坑里,再往上面倒土。这样一来,以后我们在上面种植什么,都能带着走。不种植的地方也可以当地下储藏室用。”

        “再来,我们可以在宅基地上铺设一个大广场,这边以后就用来放置东西,进货送货都方便,以后出门狩猎也不用放弃体型大的异兽,所有收获我们都能带回来!还能给孩子们随便跑着玩。”

        “还有,中容石不够,我们可以用碎石铺路,再在十六亩地周围全部圈上围墙,路就接到围墙,以后有钱了有材料了我们再慢慢盖。”

        陶颛越说越兴奋,越想越美。如果这些都能成真,他的房崽就真成随身家园啦,还是能种植那种!说不定以后还能搞些养殖?

        “对了,十六亩空间,你需要融合多少魂石?”年轻的爸爸终于想起来还有这么一个重要问题。

        房崽很想多多报,但想到爸爸很穷,就说了一个很诚实的答案,“不多~一点点~”

        “不多到底是多少?”陶颛接受到房崽传达过来的意思,发现房崽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他只能按照房崽之前的融合情况进行计算。

        这一算,陶颛傻眼了。

        “要约五千魂力值才能增加一个平方?!”陶颛爸爸受到疯狂暴击。

        如果算上初始高度,那就是五千魂力值换三个立方。听起来很多,但是,那可是五千魂力值!

        陶颛计算了下上次他交易给任乾坤的魂石,八枚近八万魂力值的四级魂石,二十六枚近八千魂力值的三级魂石,加起来约等于84万魂力值。而任乾坤那座房子差不多一百平多一点。后来房崽又跟他要了一些二三级的魂石,才又增加了五六十平方。

        之前房崽也吸收过一些他给的魂石,但增加容积量极为缓慢,他一直以为他付出的魂石只是住宿费。

        谁想到扣除住宿费,房崽想要扩大,竟然一个平方就要五千魂力值!

        房崽感受到爸爸被暴击的震惊:“嗯~不多~”

        不多个屁!陶颛差点爆粗口。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他目前一共有十六亩地,约等于10667平米,加上一些边边角角,可以凑个整数11000平方。如果他想把房崽的空间面积增加到同样大小,按照他上次弄到的那批三级魂石来计算,他需要至少弄到七千枚!

        七千枚啊,他得去发动一场战争才行,还得一个人打七千个三级异生物。

        当然他可以去狩猎更高等级的异生物,如果运气好,他弄到一枚八级魂石就足够了。八级魂石的魂力值基本都在五千万以上。

        嗯,如果他运气足够好的话!

        八级,那是一个军团都不会轻易招惹的存在好吗?

        他就知道随身家园的美梦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做成功!

        偏偏房崽不能把很多事情表达清楚,弄得他把这个最大的难点给忽略了,一心去弄人家不要的碎石料,可现在碎石料弄来,他也没办法立刻让房崽融合,真让房崽“吃”到肚子里,也只是占地方而已。

        美梦破碎,只能期待以后。目前他还是脚踏实地一点,先从最基础开始吧。

        瞬间,陶颛的最基础计划就从建造一个广场变成弄三个两平方的小苗圃。

        如今,一号小苗圃中长着的两颗青椒已经开始结花骨朵,小葱长得又绿又直。

        二号苗圃中简长生送来给他赔礼的几颗芫荽和几颗大蒜也都恢复了生机,大蒜冒出了绿叶,芫荽不再软哒哒。但看着似乎没有一号苗圃中的作物精神。

        幸好快到秋收,工事也都告一段落,工人们都已经回去,否则一号苗圃中作物的变化一定瞒不过那些工人们的眼睛。

        陶颛打算挖三个深坑,分别在坑里铺设中容石碎料,相当于是建造三个试验箱。

        一号试验箱就装一号苗圃,二号装二号,三号则是普通没有经过任何处理的泥土。

        他要在三个试验箱中都种植作物,然后看作物分别会长成什么样。

        三个箱子都控制在两平方,一共六个平方,他只要再去弄几枚三级魂石或一枚四级魂石,就可以让房崽把这三个实验苗圃都吞噬融合。将来有什么事,也可以随身带着走。

        想到就做,陶颛在苗圃旁边开始挖坑。

        三小崽好奇爸爸的行为,都蹲在那儿围着看。

        蒙顶指着苗圃说:“爸爸,土会吃虫子。”

        陶颛挖坑挖得头也不抬,“哦,有些小虫子就喜欢钻到土壤里生活,比如蚯蚓。蚯蚓是好虫子,你们看到可以放回土壤里,它们能松土还能肥沃土壤。”

        蒙顶歪头,似懂非懂地想那些小虫子都叫蚯蚓吗?

        普洱和毛尖一人一个小铲子也在挖啊挖,普洱还建议爸爸:“挖虫子喂~”

        陶颛还以为普洱在说什么孩子话,就嗯嗯地点头。

        “陶哥!”远处有熟悉的嗓音叫他。

        陶颛抬头望去,看到了熟人歪鼻子。

        歪鼻子指了指警戒线,问能不能进来。

        陶颛招手,让他直接进来。

        歪鼻子小心翼翼地跨过警戒线,沿着被标明的小道走到陶颛一家四口旁边。

        “有事吗?”陶颛继续挖土。

        歪鼻子揉揉鼻头,突然道:“陶哥,要帮忙吗?”

        陶颛不知歪鼻子来意,他本想拒绝,但看歪鼻子神情似乎非常想要帮忙,就没客气:“你看到那边的碎石料堆了吗,旁边有篮子,你提几篮子过来。”

        “好。”歪鼻子真的拿篮子去提碎石料。

        陶颛低声叮嘱蒙顶看着两个弟弟一点,让他们不要离开他左右。

        蒙顶用力点头。

        接下来陶颛和歪鼻子都没怎么说话,两人就一个劲埋头干活。

        只是试验用,坑挖得只有一米深。挖好坑,把碎石料倒进坑中,铺平,刷上黏合剂,再倒一层碎石料,在黏合剂干燥前再次铺平,然后再唰黏合剂,直到这些碎石料全部黏合在一起并有十厘米以上的厚度。

        经房崽提醒,陶颛没把四壁也围起来,就铺了个底。

        只铺底的话,速度就更快了,太阳快下山前,陶颛就已经弄好三个实验坑,并把一号和二号苗圃里的土挖出来倒进了一号和二号实验坑中,过程中还用锄头一层层细细锄土,最后才把两个苗圃里的作物重新栽种上。

        歪鼻子看他弄出这三个坑很好奇,但他明智地没多问。

        “爸爸,苗苗看起来很高兴~”蒙顶童言童语。

        “是吗?爸爸也很高兴。”三个实验坑弄好,陶颛狂有成就感,伸手揉了揉蒙顶的脑袋,结果摸到一手泥。

        蒙顶还哈哈笑。

        陶颛转头看向另外两个小崽,就见普洱和毛尖还在周围用小铲子铲土,比他还忙,比哥哥身上的泥土还多,直接就成了两个泥孩子。

        陶颛捂额,在心底再一次发誓他要赶紧赚钱——超大容量洗衣机,值得每个单身爸爸拥有!

        歪鼻子累得不轻,拄着铲子自我嘲笑:“我就是个懒货,让我种田、狩猎都不行,我也就只能成天混。”

        “别这么说,今天谢谢你。”陶颛没邀请他去家里坐坐,只带他到屋外水龙头那里洗手,顺便搓洗三个小崽。

        歪鼻子一边洗手一边羡慕道:“陶哥,你苗圃里的作物长得真好,就是太少了。”

        陶颛没接话。

        歪鼻子很快又说道:“不过你侍弄得也精心,我之前也在屋子前种过点东西,就把种子埋到土里,平日想起来就浇浇水,都没怎么管。结果就长出几颗,最后还都死了。”

        陶颛看出歪鼻子今天来找他应该是有事要说,就放和缓声音,问他:“你是不是有心事?”

        歪鼻子咬住嘴唇,“陶哥,我叫王禄,今年二十一。”

        陶颛愣了下,没想到歪鼻子年龄比他还小几岁,但样貌看着可是比他大了好几岁。

        “王禄,这名字挺好。”

        “我妈给我取的,她说功名利禄,我总要挨上一样,禄代表官位也代表福运,她不指望我做官,只希望我能一生福气不断。”

        “你母亲很爱你。”

        “也许吧。”王禄低头,用刚洗干净的手划拨泥土。

        陶颛也不催他,回屋弄了热水出来,给三个崽儿洗澡。

        王禄就在一边茫然地看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还一屁股坐到地上。

        陶颛给他倒了杯水,还拿了一碟子奶香小馒头给他。

        三个孩子对王禄不熟悉,加上王禄一开始给蒙顶的印象很糟糕,三个孩子都不跟他说话。

        王禄闻着奶香小馒头的香味,可能真饿了,囫囵吞了几个,吃着吃着眼圈红了,“我小时候,我妈也给我做过这种馒头,她弄点奶粉不知道多不容易。”

        王禄抽噎一声,低头迅速抹了抹眼睛。

        “陶哥,说句心里话,我也不想成天瞎混,我妈死的时候还一心担忧我,拉着我的手说我以后怎么办。可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我真不会种田,也不会打猎,打架也打不过别人,更没有觉醒魂器,我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不怕你笑话,我妈死了,我就不知道该怎么活了,差点饿死。那时候……”

        那时候我要是碰到你这样愿意伸手多管闲事的人就好了。可惜他没有碰到。

        王禄很是妒忌赵老头,心想明明他才叫禄,为什么他就没有那样被人捡被人带回家被人养着的好运气呢?

        当然王禄也很清楚,这世上从来没有谁会白养着谁,就是亲生父母生养儿女,也大多是为了传宗接代和让儿女在老来照顾他们。陶颛愿意养着赵老头,肯定是赵老头有值得被养的地方。

        “陶哥,我不是坏人。”王禄低声道。

        陶颛:“嗯,看得出来。”

        王禄再次咬住嘴唇,“我不想做坏事,不想被人讨厌,谁会想要被人讨厌?可我必须要让别人怕我,否则我就会被欺凌。被人踩在脚底下的日子,我再也不想过了。”

        陶颛有点懂王禄今天来找他的目的了,“那个游民首领罗敬天能让你再也不被人欺凌?”

        “……我想这样相信。”

        “但是你在怀疑,否则你不会来找我谈心。”陶颛不明白王禄为什么会这么相信他,愿意跟他说心里话。但他想应该跟他帮助和收留赵伯有关,王禄大概觉得他是一个好人?

        “罗首领有个计划,他让我参与了,他说他相信我,说会让罗立叔好好培养我,让我以后成为他的左膀右臂。”

        陶颛不客气地指出:“通常上司想要使用某个人的时候,为了让对方死心塌地地卖命,一般都会这么说。”

        “我知道,但是……我想要出人头地,我想要过更好的生活,我想要别人都高看我一眼,我想要……”王禄纠结,他最终没说罗敬天的计划是什么,只非常残念地对陶颛说:“陶哥,如果你愿意跟我们一起走该多好,我一看到你就知道你跟我不一样,你是能做大事的人,而我得靠逢迎拍马小心做人才能吃饱肚子。”

        “会跟人相处也是一种本事,你应该听过一句话叫天生我材必有用。”陶颛想也许王禄是希望他能开口阻止他,或者是希望能听到鼓舞和赞成他跟随罗敬天的话。

        但他一样都没有说,他自认自己还没有资格去指点别人的人生,尤其在他不了解情况的情况下。

        最终,他只能目送王禄离开,并祝福他前程似锦。

        “陶哥,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愿意给你做长工,你愿意收留我吗?”王禄说完,似乎知道不可能一样,一抹脸说:“不好意思,陶哥,你就当我没说。”

        “你等等。”陶颛回屋拿了一包能补充魂力的鸡蛋小馒头塞给王禄,“带着,疲累或极度饥饿的时候再吃。算是你今天帮忙的礼物。”

        王禄本来想拒绝,但听陶颛说是礼物而不是工钱,当即就笑嘻嘻地接了过去,“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陶哥。”

        这年头什么都没有食物珍贵,就算是一包给孩子吃的营养粉小馒头。

        王禄走出警戒线外,又回头:“陶哥,大风天不要出门。”

        丢下这句话,王禄就加快脚步跑了。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扛着麻袋的任乾坤:我已经快到家门口,崽儿们还不快快出来迎接~~或者让你们爸出来也行~

        感谢在2020-04-1923:36:01~2020-04-2100:20: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白白白白泽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朵摇叶的小花、24574682、zhun_ger、39554572、紫衣、头疼的橙子、老虎妹、布布兔、夏目君不二、玉米糖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白白浅白50瓶;影子40瓶;julyandjulia、某睡、托托20瓶;小铜钱、牛奶炖豆腐、弦之靡音、夏木。、芒果冰沙、花开了10瓶;萌豆豆9瓶;啊啊啊、欧阳慕容皇甫独孤、3117044、地瓜、病毒体、书迷、知不知、痴心景云、熊熊5瓶;燕3瓶;lillian、阎若2瓶;海鲜焗饭、凤翎、流年、蓝、小可爱(??.??)、菜丫丫、轻红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