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0-04-22 19:35 的文章

第一四二成版人抖音app破解版祸心(上)

        一半的天空似乎被大火所点燃,浑身燃烧的大狗在空中哀嚎。

        小夫子两剑配合李道一掌控的阵法,生生的刺瞎祸斗的一只眼。

        蕴含着文道气息的一刺,让霍格无法自我修复,左眼的眼眸上有青光弥漫,它仿佛青色的火焰一般,不停的灼烧着霍格的眸子,让这位开天境的大妖无法自愈。

        一字曰为“踏”,一字为“仙”。

        二字合并,便是踏仙!

        这两字,两剑,小夫子几乎是用尽了毕生的法力,甚至赌上了命!

        不对,自打他一人独自面对霍格,徐长安为其争取到五个呼吸的时间而不逃跑的时候,他便是赌上了命!

        祸斗不停的在空中哀嚎翻腾,青色的长剑失去了光芒,小夫子再也没有了一丝的气力,朝着深渊坠下。他看着这咆哮的祸斗,脸上出现了释然之色,尽人事,听天命!

        他已大宗师之躯,杀了数十个同阶,刺瞎了开天境的一只眼,已然是到了尽头。

        他忍不住朝着徐长安的方向看了一眼,可此时他已经下落了一段距离,看到的只有不断往下滑落的积雪和从天空之上掉下的火星。

        “终究还是保护不了小师弟啊!”

        小夫子闭上了眼,等待着死亡的到来。躯壳虽然没有多大的伤,可刚才的两剑,不仅让他毁了本命剑上的字,甚至还燃烧了神魄。

        这头巨大的祸斗此时才反应过来,它一定要将小夫子碎尸万段。

        霍格猛地朝着深渊底部钻去,他绝对不能容忍这个蝼蚁死了还能留全尸!

        可惜的是,刚才突然起来的刺痛让他浪费了许多时间,而且越往下,越觉得心惊肉跳。

        霍格只能作罢,立在了徐长安的对面。

        他往下喷了一圈火,照亮了整个深渊。但再大的火,再亮的光,此时也找不到那个如同一缕清风一般的男人。

        那个脸上总是挂着微笑,默默站在徐长安身前的男人。

        此时徐长安早已泪流满面,紧紧咬着的嘴唇已经渗出了鲜血,他没有入魔。可他恨不得自己能够入魔,假如这入魔能够给他带来斩杀面前这头祸斗的力量,他宁愿入魔!

        “他还没死……师兄一定不会死……”

        徐长安轻声呢喃道,他不相信,也不愿去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幕。

        可一个大宗师连御剑的能力都失去了,落入这无敌深渊,岂有生还之理?

        苏青拿着刚才丢给小夫子的酒囊,闭上了眼,将剩下的几滴酒洒在了地面之上,轻声说道:“师叔一路走好……”

        可他话还没有说话,徐长安便提着他的衣领怒吼道:“他只是掉了下去,没有死!”

        苏青面如死灰,咽了咽口水,浑身无力。

        “我记得和你们说过,下面是禁地,就连开天进去都有死无生。”

        虽然他也不愿意相信,可这就是事实。

        徐长安松开了手,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七尺男儿,伏在地上,嚎啕大哭。

        ……

        汪紫涵早已泪流满面,她恨恨的看着身边的老妪。

        “不愧是小夫子,说着最谦虚的话,修着最霸道的法!好一个踏仙!”老妪淡淡的评论了一句。

        汪紫涵听到这话,本就悲从心来,此时又怒意上头。

        “你现在假惺惺的有什么用,我刚才求你的时候,你怎么不出手!”

        老妪看着自家的少主,沉默不语。

        汪紫涵转身就走,老妪看了一眼,便只能叹了一口气,急忙跟了上去。

        ……

        “好了,该缅怀的也缅怀够了。本座没有耐心,交出长生,本座给你们留一具全尸!”霍格没有恢复人形,那仅剩的一只眸子如同烧红了的炭火一般,死死的盯着几人。

        徐长安擦干了眼泪,站了起来。

        他尽量保持自己的声音不颤抖,看着眼前的巨兽。

        “好!”

        霍格没想到徐长安会如此的干脆,有些发愣。

        “除非你自杀!我便交出长生!”

        徐长安接着补充了一句。

        霍格身子一摆,顿时那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尾巴一下子打在了满雪山之上,雪与石头俱落。

        要不是顾忌刚才暂时控制住它的阵法,他早就冲了上去,将徐长安等人撕个粉碎了。

        徐长安冷眼看着他,从怀里拿出了一枚九龙符。

        这枚九龙符经过了天机阁还有天阵宗的处理,散发着绿色的光芒。

        它一出现,便引起了所有人的注视。

        这形状,这气息,的确是九龙符!

        天上的开天境此时再也不留手,招招朝着要害打去,而霍格的气息顿时粗重了几分。

        这枚九龙符似乎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它此时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不顾一切的朝着徐长安他们撞来。

        徐长安眼疾手快,看得霍格冲了过来,便一把从李道一的怀里将阵盘拿了过来。

        一滴舌尖血落在了阵盘之上,徐长安急忙结印,一道紫色的光柱便将他们几人给笼罩了起来。

        霍格一头撞了上来,如同兔子撞在了大树之上。明明是光柱,可却挨了一个结实。

        它被一股巨力反弹,顿时往后退了几步,脑袋上流出了红色的鲜血。

        徐长安看着吃了瘪的霍格,脸上浮现一丝冷笑。

        霍格低吼了两声,对于阵法他不懂,但他知道,只要力量和实力达到了一定的地步,那所有的阵法便都拦不住他!

        他铆足了劲,再次朝着徐长安他们撞去。

        徐长安看到这一幕,暗呼来得正好,他现在就要为小夫子报仇!

        ……

        随着徐长安拿出了九龙符,所有的妖族就像打了鸡血一般。

        他们嘶吼着,不惧生死的朝着这山上扑来。

        轩辕炽独木难支,幸好赵庆之的护龙卫也是倾巢而出,这才堪堪拦住。

        同时,在木屋里穿着大氅的神庙祭司们突然间抬起头,眼中露出了精芒,看着远方。

        ……

        此番霍格没有遇到光柱,可却有无数的剑气朝着他涌来。

        阵法开启了第二形态,徐长安一口鲜血喷在了阵盘之上,那些剑气也越发的强大,不断的在霍格的身上留下了伤痕。

        可霍格却丝毫不管不顾,他知道,只要抓住了徐长安,所有的一切,便都解决了。

        眼看着快要冲到徐长安他们身处的平台之上,一道剑气朝着他的喉咙刺来。

        若是人形,侧身也许便能够躲过,可他此时是兽形,身躯庞大。霍格知道,自己若是遭受了这一剑,后果不敢想象,便只能拔高身形,朝着徐长安他们的上方撞去。

        最终,剑气擦着它的肚皮而过。同时,霍格也撞在了山顶之上。

        但很快,霍格又从爬了起来。

        此时,他恢复了人形,浑身破破烂烂的,仅有一些布条挂在了身上。

        这一次,他没有说话,便朝着徐长安扑来。

        化为人形的他,身形灵动,躲开了剑气,欺身而上。

        正欲抓住徐长安,只见一位老头突然出现,一副巨大的图画出现在了空中。

        “山河社稷图!”

        来人一身大喝,此人正是傅子凌,而在他的身后,便站着郝连英。

        他们站在了远处的另一座山峰之上,这山河社稷图出现在了天空之上,不断的拉扯着霍格。山河社稷图虽然强大,但掌控他的却是傅子凌,一个宗师而已。

        这山河社稷图只能让霍格身形一顿,但这不是重点,更不是让霍格回头的理由。

        霍格回头,是因为就他这么一顿,便立马有着三位下境开天朝着他杀来。

        他本来就受了重创,此番他没有把握抓住徐长安然后全身而退,他只能立马回头迎敌。

        霍格单个拿出来,自然比这三位圣朝的开天境供奉强,可若是三个人一起上,且在他被小夫子刺瞎了一只眼的情况下,他便显得有些手忙脚乱了。

        寡不敌众。

        霍格又挨了几下,成了一个血人。

        徐长安看着这一幕,紧紧的咬着牙,捏起了拳头。

        霍格,必须死!

        ……

        此时还有四位开天境留在了郝连英还有傅子凌的身侧,他们看着天上的局势,随后看看场中节节胜利的三人,顿时觉得这次的任务无比的轻松。

        “好了,我们去吧徐长安抓住,拿走九龙符就行了。”

        为首的一人开口了,是一位上境开天。

        他白发苍苍,显得有些胖,脸上带着笑容。

        如今天上的被缠住,而这霍格也是强弩之末,如今他们七人都还是满战斗力,自然能够掌控局势。

        傅子凌本想让他再等等,但一瞟就看到了郝连英的脸色。

        他们二人都知晓,凭借一块令牌,他们命令不了这群开天。

        一切的一切,只能看实力,虽然他们二人所希望的是将徐长安带回,至于圣皇要怎么办,就让圣皇裁定。

        但如今,他们两人只是宗师而已,没有任何的话语权。

        甚至刚才,他们想救小夫子,都无能为力。

        “一切仅听前辈吩咐。”傅子凌和郝连英只能一咬牙,抱拳头。

        他们不能亮出手中的令牌,因为这令牌,此时真真切切的成了鸡毛。

        “行,两位大人在这儿等着吧!”

        老人说完话,便带着剩下的三位开天境朝着霍格掠去。

        有了这四位的加入,霍格如同丧家之犬,亦如同一个蹴鞠一般,在空中被七人踢来踢去。

        “别玩了,拿九龙符要紧。”

        开天上境的老头率先开口,他不想再耗下去了,便将一击毙命,将霍格击杀!

        突然之间,天空之中雷声阵阵。

        雪越发的大了。

        他这一击没有完成,整个人如同被钉在了原地一般。

        “给你们七人一个机会!”

        声如洪钟,势如闪电。

        有八人突兀的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话音才落,便有四人化作了血雾,而他们神魄也被击杀之人张嘴一吸,成了腹中美食。

        老人看到这一幕,顿时不敢动弹。

        此时,他的手掌距离霍格的头顶不过寸许而已。

        霍格此时绝处逢生,面露喜色。

        “见过八位大人!”

        “八煞!”天空之中突然传来了声音,曹儒听得出来,这是他父亲的声音。

        八人之中,有一人抬头看着天空之

        上冷笑道:“曹思贤,若是你们书院没有其它人,我看在老先生的面子上,饶你们一条狗命,该滚就滚。”

        曹思贤冷笑一声,没有应答。

        这八人也没有理会曹思贤,反而是看着老人。

        而另外两人才想跑,便也一样化成了血雾,神魄也被吸入了腹中。

        短短的一瞬间,便只剩下了老人。

        此时的求生欲大过了一切,他浑身颤抖,就这么在空中转身跪了下来。

        “诸位大人,小的叫魏然,求诸位大人饶命啊!”

        刚才说话的那人,冷笑了一声,随后说道:“可以,不过你们人族入伙,不是讲究一个投名状吗?”

        说着,不经意的朝着郝连英还有傅子凌那边瞟了一眼。

        魏然能成为上境开天,资质肯定不差,人也比较精明,便立马懂了。

        他化作一道长虹,朝着二人而去。

        可怜傅子凌和郝连英,还来不及逃跑,脑袋便分了家,成为了魏然的投名状。

        魏然将两个人头往下一举,自己跪了下去。

        “不错,还行!”

        八人之中为首一人点了点头,十分的满意。

        徐长安还没来得及反应,两位对他多有照拂的长辈便这么殒命与此。而且,最可恨的是,他不是死在妖族的手里,而是死在圣朝供奉的手里!

        “霍格,把你的一滴血给他。”

        霍格听到这话,立即照办,将一滴精血弹入了魏然的嘴里。

        “以后你就是他的奴隶。”

        魏然听到这话,便立马跪在了霍格的身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

        霍格苍白的脸上出现了笑意,可下一瞬间,便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同时,魏然也是如此。

        “陶大人,您这是……”

        他的脸上充满了不解和迷惑,他口中的陶大人,便是刚才出手和发话之人。

        “丢脸,被一个大宗师逼到这个地步。此次是小惩大诫,若有下次,你便是养料!”

        说完之后,这位陶大人便看向了徐长安。

        “徐宁卿的种,不错。”

        说完之后,他并没有着急动手,反而朝着山顶看了一眼。

        只见空中多了四位穿着黑色大氅的祭司。

        “神庙,我们一向井水不犯河水,难道就是因为徐宁卿对你们那小小的恩惠,便要出手?”

        这位陶大人轻轻的说道,仿佛这四位的出现在他的意料之中。

        “一个月前,有大妖偷袭大祭司!”

        为首的神庙祭司淡淡开口道。

        这位陶大人听到这话,面无表情,也毫不在意。

        “原来是这样啊,那就打!”

        话音刚落,便有四人迎上了这四位祭司。

        “行了,别躲着了。大家都是同境界,别做这掩耳盗铃的事了。”

        这位陶大人朗声道,话音刚落,只见石安天陡然出现在了空中。石安天朝着远方看了看,看着面前的四人说道:“一对二,怎么样?”

        陶大人耸了耸肩,脸微微有些抽动。

        “我们四个人,难道让另外两个人看着?”

        石安天笑了笑,只能冲着远方喊道:“岑雪白,你能不能跑快一点!”

        话音刚落,岑雪白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这才赶到了满雪山。

        “那就来吧!”

        这位陶大人也不含糊,便率先迎上了石安天。

        各自有了对手,顿时便没有人管徐长安了。

        ……

        一道白芒突然出现,落到了平台之上。

        徐长安看到这人,脸上出现了防备之色,更多的还是惊讶。

        夫子依旧是一身的白袍,脚上穿着草鞋。

        他没有管众人的眼光,便直接说道:“赶紧随我走,这儿危险。我被姬秋阳重创,无法参与战斗!”

        众人在将信将疑之中,便跟着夫子走了。

        再怎么说,夫子也是小夫子的师傅。

        虽然夫子做错了事儿,但因为小夫子,他们也愿意去是这原谅夫子。

        ……

        子时已到!

        一阵婴儿啼哭吵醒了长安。

        同时,一阵紫光从天而降,落到了屋顶之上。

        “老齐,是个女儿!”

        话音刚落,一群巨兽朝着这个小村庄涌来!

        .............................................................................................................................................................................................................................................................................................................................................................求各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