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心境 2020-06-01 17:29 的文章

第123JJIZZ女人多水 致命旅游(05)

        “他们在房间吧!”

        许恬有些迟疑的道:“我们当时从大巴车上下来,    他们就回了房间,    一直都没有出来。”

        季言之:“把所有的房间打开看看。”

        莫娜:“季言,    你的意思是……”

        “我没有什么意思,    我只是怕他们也都遭了不测。”季言之顿了顿,    很就事论事的道:“一个旅团加上导游司机二十人,如果只剩下我们这几个活人,你们说那玩意儿得多凶?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一起对付,得尽早想办法逃命。”

        从古至今,    大实话最扎心。季言之这大实话虽说并不怎么扎心,    但却让在场的人全都毛骨悚然。

        大伙儿开始跟着季言之一间间的查着整个三楼的房间,不光他们入住的房间,就连没住人的,    都一一的查看了。可没有尸体,只有血迹,    反而更让查找的众人心间蒙上了一层阴影。

        “加上季言的话,我们人数一共是十一,    那对新婚夫妻,时辰时候两兄弟,吕飞,还有那对中年欧吉桑。”于洋不愧是颇具魅力校队代表,    即使走出大学当个游手好闲的二世祖,    本身的智商并没有随着消失。还是莫娜熟悉的那种调调,    却是睿智的。

        于洋继续说道:“而现在遭遇危险的有导游、程兰、姜颖、苏林、周琦、吴莉、刘斌。十八人次的游客加上司机导游一共是二十人。死了七人,    该剩下十三人才对。可现在,    我加上莫娜、时辰时候、吕飞还有许恬。只有七人,那么剩下的六人去了哪里?”

        许恬现在恢复了少许冷静,神色却还是有些恍惚的道。“我记得当时娜姐你们跟着季言回房之后,我们很害怕,所以叫上周琦、刘斌作陪,陆风则跑去和司机大叔一起睡了。”

        “我记得很清楚,可是他们人呢?不会丢下我们离开了吧!”

        现在的他们正站在走廊上,夜风一吹,被冷汗早已经浸湿的身体顿感凉飕飕的。

        季言之走到窗户的位置,往下眺望。

        一片漆黑,不过在繁星点点的衬托下,显得异常宁静。

        如果说以往,季言之少不得装个B,来个夜月漫步。可是现在嘛,季言之的所有心神,都集中在利用有限的地形,仔细观察上面。

        旅游大巴车还停靠在酒店专门的露天停车场里,不光旅游大巴车,就连回来之时看到的汽车轿车一辆没少。

        没用车子,那么他们哪儿去了?

        总不可能是走着逃跑吧!

        季言之若有所思的收回视线:“我记得顶层好像有游泳池?去看看?”

        没有人反对,即使最怕的许恬和吕飞都没有提出异议,反而还提议最好把整个酒店都搜查一遍。

        于是一行人稍作休息,开始走楼梯,一层一层的‘扫荡’,最后到了顶楼。

        顶楼有小屋两三间,用做吧台。

        吧台里的酒橱柜中摆放了不少的酒,其中不乏一瓶就上万的好酒。

        季言之顺手取了一瓶,打开,边直接拿着酒瓶子饮用,边沿着泳游池慢慢的走动。

        季言之其实早就隐隐有种预感了,有他的地方,女鬼是不肯轻易出现的。而围着顶楼的露天游泳池走了一圈,正好就印证了他这个猜测。

        于洋也拿了一瓶酒,在季言之的旁边坐了下来。

        “吕飞说你做了一个噩梦。”

        季言之点头,简略的将自己做的那个只算开头的梦说了出来。

        于洋若有所思,“你觉得这个梦,和我们现在遇到的事有关。”

        “旅游攻略上有关于出云古寨的来历吗?”季言之开口道:“我记得旅游攻略上是这么介绍的。出云古镇是目前徽省保存得最为完整,具有特殊人文风景的古朴小镇。在出云小镇上,人们可以体验民国时期百姓们的日常生活,亦可通过铁索去往出云古寨,亲眼见证古时候男耕女织日升而起日落而息的生活。”

        他的梦中,上面是有扶贫政策下来的,出云古寨应该是修建了一条可以通到外边的道路,不然赵卫国怎么紧密的找人买个有文化身体还健康的女子给他的傻儿子做媳妇。

        即便季言之的梦只做了一个开头,却也猜得到‘故事’的走向。

        无非赵卫国花了大价钱终于买到了满意的儿媳妇,然后……那位被买来的儿媳妇受到了非人的虐待,一时想不开穿着红衣自杀了。

        民间有种说法,穿着红衣死去的人很凶,自杀的话那就更凶了。

        结合出云古镇上的人,对人溺水而亡这件事的稀疏平常,季言之有理由怀疑,出云古镇的人早就习惯,或者如今白日行走的,都是魂魄不全的躯壳。

        这是季言之从女鬼附身李美玲,结果却与活人无异,感觉不出任何异常中得出的结论。

        别看季言之总是一副云淡风轻,万事不过心的样子,事实上早在得知自己解决鬼怪最大的外力被尽数斩尽之时,季言之就一再的在心中提醒自己要加倍小心。

        而正是这份警惕性,所以他才能在入住酒店的第一时间感应到了女鬼的存在,第一时间察觉到李美玲身上的不对劲,进而越发的防范。

        其实季言之是很冷心的人,他不会让自己乱发善心,救任何对自己不爽的人。而与他相交不错之人,比如说吕飞等人,能顺手救,他就顺手救,如果不能即使死在他的面前,季言之可能都没有丝毫的动容。好歹原主的愿望是,活下去,哪怕抛去一切的原则也要活着。

        于洋喝了一大口红酒,出声打断了季言之的沉思:“这种时候,任何梦都可以算作预兆,何况你做的梦还是与出云古寨有关。有没有可能,我是说那杀了程兰他们七人的家伙,就是被你梦中花大价钱买回来的儿媳妇。”

        季言之轻轻的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不对,如果真是‘她’动手,‘她’应该先杀了男的才对。可第一个死的是程兰。”

        于洋缄默无言。过了半晌,他声音干涩的道:“你说得对。死的男人,除了苏林是被四分五裂的,小周导游、周琦刘斌都死得还算完整。可姜颖也是被水淹死的啊!”

        “我在想当初小周导游掉水里的时候,姜颖不想下水的。她什么样的性格,我们都明白。”莫娜突然插到他们之间的谈话中,冷静的分析。“说句不好听的话,作为妖艳贱货,我很了解那些个绿茶婊的想法。即使姜颖脱了外套,她也不可能下水的。只是做做样子。如果不是苏林,他装作想搀扶姜颖的样子,将姜颖推下水,姜颖是不会下水的。”

        “所以你怀疑姜颖的死法,应该是苏林的。”于洋快速的总结。

        “可以这么说吧。”莫娜很智慧的道:“双方对调,女生都死得很惨。而男生……”

        “其实最开始我认为与水有关的。”季言之突然出声,“可单独去浴室洗澡的许恬没事,反倒是好好在房间待着的吴莉、周琦、刘斌死了。这不对,很不对。”

        “我觉得我们自从来到这个破地方后,哪里都不对。”于洋嘟囔,却说出了很有智慧的话:“有没有可能,背后动手的不只是一,而是……”

        季言之很赞同于洋的判断。

        因为这是很明显的事情,按照梦境揣测,必然是有被拐卖的妇女遭到了赵卫国一家的迫害。

        一个相当于与世隔绝的小村落,对女子来说什么才叫迫害呢,无非就是身体和心灵上的折磨。而让一个女人活不下去,想到穿着红衣服去死,那必然她所遭到的迫害折磨一家超过了她心里的承受底线,宁愿舍去生命化身厉鬼也要回来报复。

        可真要如此,女鬼应该更仇恨男人才对。偏偏死相更加凄惨的是女生,反倒他最开始认为会先死的李美玲老公,却活得好好的。

        这些事儿真的跟乱麻成一团,让季言之不断建立一个结论又推翻一个结论,到现在也不过确定了作恶的鬼怪数至少在一以上。

        不过季言之依然觉得能在出云古寨找到答案。

        想必找到答案后,就能平息女鬼们的怨气,让他们离开这儿了吧。

        “或许有痛恨男人的,又有憎恨女人的。总之死亡方式并不单一,证明…咳,也不单一。”

        于洋听到这话。却是差点露出了哭腔。“我宁愿单一点儿。”

        季言之嗤笑,半阖着眼帘,不做言语。

        于洋搬来躺椅睡在一旁,明显是打算今晚就睡在这儿。

        莫娜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在她搬来躺椅准备‘排排坐’的时候,许恬突然扭扭捏捏的对她说:“娜姐,你能陪我去上趟厕所吗。”

        莫娜不想去,以她们用不熟,干脆利落的拒绝了许恬。

        恰好这时,时候小哥哥突然也尿急,便让他哥陪着他一起去了。

        许恬委屈的瘪瘪嘴巴,看向了莫娜。可莫娜又不是能容忍她使些小性子的姜颖、吴莉等人,充其量不过是说得上几句话的同学,平时莫娜都不耐烦理她,何况是这种时候了。

        不知道看的鬼片里,厕所、房间都是危险的重灾区啊。

        她又不想尿尿,才不想去厕所呢。

        许恬恨死莫娜了,只能一边在心里默念活人能够被尿憋死吗,一边哀哀怨怨的快步追上时辰时候两兄弟。

        莫娜可算腻歪死了许恬这样子,忍不住嘀咕一句:“贱人就是矫情。”

        时辰时候两兄弟去了厕所,很快就回了。

        他们和着吕飞一起进吧台里拿了一瓶红酒,几个红酒杯出来,开始你一杯我一杯的喝酒,仿佛这样就能驱散心中的恐惧,然而季言之的一句话,还是打破了这份强装出来的宁静。

        “你们在厕所里,就没遇到什么吗?”

        时候打了一个哆嗦,时辰干巴巴的笑了笑。

        “季哥啊,你咋就……我怎么听着,你料定我们会在厕所里遇到什么啊!”

        季言之没搭腔,反而问:“许恬呢,她跟在你们屁股后面,你们就没碰到她?”

        时辰时候面面相觑,随即一起疯狂的摇起了脑袋:“没,真没。我们进了厕所尿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具四分五裂的男尸,没当场把我俩吓得连滚带爬,都是腿软了的缘故。”

        “你们现在腿也没有软啊!”莫娜吐槽。

        时候拍着胸|膛,呼呼的道:“如果还软,我们现在也跑不回来了。”都是今天见多了尸|体的缘故,所以他们腿真的只软了一会儿,就果断跑了回来。

        至于许恬,不好意思,他们真的没有看到。

        莫娜这时候感觉到毛骨悚然。顶楼的卫生间面积不是很大,分了男女但洗手的地方却是男女共用,男女卫生间也隔了一堵墙,不管出了什么声儿,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莫娜开始疑惑了,他们同学中有叫许恬的吗?

        “嗯?怎么了?”

        莫娜的神色让很了解她的于洋敏锐的察觉到不对,所以出口问道。

        莫娜神色飘忽起来:“季言,我们班上有叫许恬的人吗?”

        ——你问我,我问谁?

        ——我现在还处于‘失忆’中好吧。

        季言之烦躁的揉了一把脸,挺怅然的道:“我以前就是个影子,最熟的就是苏林那个蠢货,和女生根本没什么来往,我怎么知道同伴女生中有没有叫许恬的。”

        顿了顿,季言之又道:“老实讲,我根本就不知道苏林那傻逼是怎么想的。真以为我不搭理他就是怕他?我找旅行社打算单独旅游,他就买通旅行社,找捧他臭脚的‘跟’着一起旅游。我想这回旅途的费用他都全包了吧!”

        莫娜点头:“包了,每人五千块,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嗯,当初我就是想看看他一直针对的季言是谁,所以就跟莫娜‘加入’了旅游中,毕竟我和莫娜是明面上的情侣,私底下的好兄弟嘛。”于洋喝了一口酒,脸皮显然也很厚,一点儿也不觉得有啥难为情。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季言之轻笑了起来。“你对这个的理解还挺透彻的。”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嘛!”

        于洋拿着红酒瓶和季言之手中的碰了碰。

        许恬到底是不是莫娜的同班同学,除了莫娜稍显怀疑自己记忆是不是出了问题以外,在场其他人包括季言之在内,都懒得去想。反正就算想清楚,也对他们目前根本就没什么帮助。

        夜慢慢的深了,夜空中突然传来了夜猫子的啼叫,一声比一声凄厉,让窝在顶楼不敢动弹的人了无睡意。

        季言之也了无睡意,不过他纯碎是因为回来时候就补了一觉,因此根本未见困乏。

        他坐在露天泳游池旁,眸光幽幽的注视着波光粼粼的水面。

        没有感觉任何的阴气,甚至就连女鬼每次出现杀人时,季言之也只是感觉到了淡淡的阴气。很淡很淡,如果敏锐一点,根本就无法查到。

        这就突破了季言之对于鬼怪的认识。毕竟在大众的认知里,阴气越重鬼怪越凶。

        可如果说连杀了七人的鬼怪不凶,季言之是万万不相信的。

        怎么可能不凶呢,可阴气……

        季言之皱眉,下一刻就将身子躺平在了沙滩躺椅上,不让自己将思绪浪费在这上面。反正只要到了出云古寨,他会找到答案的!

        季言之没想到直接一走了之。

        一来,在他的认知里很多灵异点都是只进不出,出云古镇自然也是这样。季言之敢保证,直接一走了之的话,在没有强力法器源源不断的符纸供应,即使是他,在没有调查清楚缘由的话,也是不好出去的,何况其他人。

        二来,季言之的字典里可没有放弃这个词语。

        他宁愿在险像中求生,也不可能放弃‘不战而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很快晨熏破晓,不知打哪飞进酒店的野鸡开始打鸣,吵醒了一干在不知不觉情况下入睡的人。

        莫娜揉了揉眼睛,看向了一夜没睡,精神却极好的季言之,无声询问什么时候走。

        季言之伸了一个懒腰,隽秀的脸庞染上了晨晖,让他整个人显得特别的精神。

        “走吧,我们先去找吃的。”

        一行人通过楼梯快速的下了楼。没有心情梳洗,不过肚子饿着,总归不好赶路,所以他们便去了酒店的公共大厨房,找了一些焉儿吧唧的蔬菜水果,做了一些蔬菜水果沙拉,果腹。

        大约七点半左右,一行人出了厨房,直接停车场而去。

        他们目的地是旅游大巴,因为他们所在的旅团大多都是年轻人,爱吃零食。临出发前,苏林为了表现自己的贴心,买了很多零食放在车上,借机追求苏林顺便联合同学一起孤立季言。而或许将一系列打击季言办法,想得妥妥当当的苏林都没有想到,他连第三天都没有回过,就死无全尸了。

        于洋会开车,因此他是第一个溜上旅游大巴车上的,不过他一上去就后悔了,因为司机死相凄惨的趴在过道上,鲜血已经凝固成了暗红色,显然已经死了很久了。

        于洋和着第二个上来的季言之面面相觑。

        “拿上食物,我们换一辆车子。”

        季言之说出了命令,然后下车开始一个接着一个的拉开,停放在露天停车上的车子。和他所预想的一样,每辆车子上都有一具尸体,或干枯或白骨,给季言之充分展示了什么叫做车葬。

        “还是开大巴车。”季言之冷静的开口:“莫娜和着吕飞带着。时辰时候还有于洋,帮着我一起将尸体丢下去。”

        几个人呆呆的点头,然后又呆呆的帮忙,一起同心协力的将旅游大巴车打扫得干干净净。最后于洋开着车,快速的出了酒店,往隧道开去。

        于洋车子开得很稳当,代表了速度并不快。

        其他人全都不约而同的坐到了前排,神色都带着低沉,默默的注视着前方。

        就是这时,开着车子的于洋手忍不住抖动了一下,车子瞬间急转弯,险之又险的在隧道的应急通道处停了下来。

        “你干嘛啊!”莫娜拍着胸口,感觉自己心都要跳出来了。

        于洋没哼声,而是双目无神,呆滞的望着前方。

        “看到了没?”于洋喃喃自语。

        “没看到!”季言之干脆利落的道:“我没看到那对夫妻、姜颖、小周导游他们突然出现在了路前面。”

        本来被狠狠吓了一跳的于洋顿时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总之紧绷的情绪放轻松了不少。

        “现在怎么办?”时辰安慰似的拍了拍脸色卡白的时候,又拍了拍双腿又开始打颤的吕飞,感觉很大人一样的道:“直接开过去还是直接开过去。”

        “不直接开过去咋办!”莫娜连吞几口唾沫,“难道你还想下去跟他们话家常,问他们死了作为……有何感想。”莫娜可怕可怕说出那个鬼字,所以干脆就含糊带过。

        “直接开过去。”

        “我敢保证,我们现在去出云古镇,一定会看到很出彩的热闹。比如说…”季言之收回了隔着窗户细细打量的眼神,很郑重的道:“你们听说过百鬼夜行没有?”

        ——没有,我们都是爱国的好孩子,从来不去研究他国的鬼怪文化。

        以莫娜为首的四人疯狂摇头。

        “其实吧,隧道中出现的这些刚死的游魂,原理就等同于日本所谓的百鬼夜行。不过他们只敢出现在阴时日的时候,出现在他们死亡地点附近的公路上徘徊。”

        “可现在是白天。”吕飞插了一句嘴,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犯了很白痴的常识性问题。即便是白天又如何,这千米长的隧道常年累月不见阳光,白天和黑夜有何区别?

        吕飞轻轻的打了自己一巴掌,转而道:“洋哥,直接开过去吧。停靠在这儿越久,我这心就越紧张,总害怕…他们会…”飘上来。后面的三个字虽然没出口,但是车子里的所有人都懂了。于洋很听话的踩下油门,旅游大巴车发动,‘不管不顾’的朝着‘姜颖’等游魂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