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心境 2020-06-21 16:34 的文章

第6欲乱风韵熟妇 旧债之六

        一边的齐南语不惊不死人。

        “你放心,你不会变成那个样子的。”

        亚男眼中闪过一道光。

        “为什么?”

        “你要变成那个样子的女人,得有两个先决条件。”

        “什么条件?”

        “第一,得有男人愿意娶你。第二,娶你的那个男人必须得是有一个有钱人,才能将你养得那么肥肥胖胖的。”

        亚男咬牙切齿:“你找死。”

        工地上出了人命案,死的人还是项目负责人,说是项目负责人,其实大家都知道,这朱大海在云霄集团是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

        哪里有人哪里就有八卦,一大早陆陆续续来上班的人,三五成团窃窃丝语。

        孙浩然从另一办公区域走过来。

        “萧队,我问了好多人,大家都表示没有人认识老刘所推算的身形瘦弱矮小,穿43码大脚的人。也表示,没有人跟朱大海有什么要命的过节。没想到现在的施工员也是十分八卦,看到没,那边那个黄姓施工员,他说,有传言说这朱大海与云霄集团老总萧泽年青的时候有过命的交情,就是那种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的交情。

        这个医院的项目是萧泽全权交给朱大海来负责的。黄施工员说,朱大海虽然说豪横了一点,但还是一个负责任的领导,对于工程要求苛刻得很,就算是甲方派来的监理都认为他有些过激了。

        按理说,对于工程要求严格无可厚非,再说了,朱大海也不是天天来工地上,人家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大领导,也不是天天与底下的人打交道,更不可能与人结仇要了他的命了。”

        萧默道:“浩然,你怎么看朱大海的死?”

        孙洗然摇摇头,表示没有头绪。

        “现在所能得到的信息就是这朱大海是一个要求严格的领导,我猜他是大晚上的因为台风天气不放心才来巡视的。他该不会是真的想不开跳楼自杀吧!又或者雨天脚下打了滑从楼上掉下来的?”

        萧默摇了摇头:“以后少和齐大婶混,智商也被他给带下线了。”

        浩然表示不服气:“怎么可能呢?”

        “好了,交给你和黑牛一个任务,去调查一下朱大海的私生活。”

        “你的意思是说,朱大海有可能死于情杀?”

        “目前还没有找到其它的方向,还有这个陈阳,作为朱大海的助理,这朱大海坠了楼,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唯独他还没有出现。现场为什么有他的手机?所以说他非常据有可疑性。”

        亚男顿悟:“据我们所了解的情况来看,朱大海对于工作十分苛刻,脾气也不太好。陈阳作为朱大海的助理,平时一定没少受气。他会不会因为长期积压的不满终于爆发了,在这样一个风雨之夜寻着机会对朱大海动了手?”

        萧默:“是与不是?你和小郑去找陈阳看一看他怎么说?”

        浩然转身走之即,萧默又将他给叫住了。

        “据朱大海的老婆刘春芳说,朱大海的情人黄菲菲私生活有点混乱,查一查这个黄菲菲最近都与什么人来往密切。”

        队员们得令忙活去了,一旁的齐南有些迷茫。

        “哥,他们都有活干了,为什么不给我安排?”

        “朱大海的手机掉在水里开不了机,你负责将手机拿到技术部门看看能不能恢复,另外查一查朱大海最近的通讯记录,看一看他最近和谁联系频繁。”

        齐南领命之后又道:“哥,给我们安排完了,那你去干啥?要不跟我一起呗。”

        萧默扶额:“不如这个队长你来当好了。”

        齐南:“得,那活我可当不了。”

        萧默:“那你还不快滚?”

        出办公板房之后,迎面碰上朱苗苗。

        她是特意来找自己的,言语之间有点吞吞吐吐的,萧默大概猜到她的来意了。

        她说:“那个,萧默,我爸刚才跟我打来了电话,他想跟你谈一谈。”

        谈一谈这一件事要搁在以往,萧默一定是拒绝的,但这一次不同,关乎于人命案,而且死者朱大海在云霄集团是举足轻重的人物。据说朱大海与朱苗苗的父亲朱建军两个人并称为萧泽的左右肱骨之臣,云霄集团能有今天这个局面,这两个人显然是立下过汗马功劳的。

        这朱建军与朱大海与萧默的母亲朱苗也算是发小了,同在一个村子长大。

        但这朱大海可不是什么良善的主,小的时候萧默见过朱大海一面,年青时候的朱大海生得五大三粗的,嗓门特别大。萧默亲眼见到他逗村子里的小孩玩,将小孩给逗得嗷嗷哭的那一种。

        听姥姥说,朱大海以前确实是混社会的,在村子里属于无赖式的人物,能用拳头说话绝对不瞎逼逼的主,俗称村霸,在村子里没有人敢惹他。

        这朱大海家在村里是最破落的一户人家,父亲早逝,朱大海还有一个妹妹。

        朱大海游手好闲,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的。

        那个时候,北方某地条件差,男人讨不着老婆是常态,所以就时兴买媳妇,朱大海就将目光瞅向了自己的妹妹。

        将妹妹给骗到了那个偏远的农村,得了一笔钱回家跟村里人说,他妹妹找了一户好人家。

        这钱花得如流水,朱大海确实是一个狠人,卖妹妹的钱花完之后,又将主意打在了母亲的身上。

        朱大海做伎重演,将母亲也骗去了那个村子,嫁给了一个老光棍。

        姥姥说,萧泽那些年瞎折腾的时候,总跟这朱大海来往,那时的姥姥就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唉,现在这个社会真是啥人都有,卖自己的亲妈他还是人吗?你爸也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会跟这种人混在一起?都是这帮不是人的家伙将你爸给带坏的。”

        后来萧泽发达了,姥姥又在萧默跟前说。

        “默默,别的不说,你爸身边有朱大海这个人,我就不信他发达是靠光明正大的得来的,还不晓得在背后使了多大的阴招。所以啊,默默,咱穷就穷,再穷也不能花你爸黑心得来的钱。我就不信,你何爸爸和你妈妈的死跟他们这帮人没关系。”

        后来有一天,萧泽提着好多东西来过姥姥家,姥姥连家门都没让他进。

        姥姥对萧泽说:“杀害我姑娘的凶手一天没有找到,你萧泽就永远是我心里头的凶手,是你害得他们娘俩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