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心境 2020-06-27 19:13 的文章

第16欲乱风韵熟妇 旧债之十六

        萧泽,从血缘关系上来看,他是自己的父亲。

        但他这个父亲只是一个身份,除了这个身份之外,似乎再也没有与自己有关联的地方。

        在萧默看来,这个人跟自己只是一个认识的陌生人,生活与他能够交集到的部分少得可怜。

        他保养得不错,相对于大腹便便的朱建军来说,他看起来要年轻得多。

        萧泽,年青的时候确实是高大帅气的,到老了也不差。

        他这个样子让萧默想到了何之念,何爸爸与萧泽比起来,两个人平分秋色,不相上下。

        如果何之念还活着的话,到了这个年纪也应该是如此的模样。

        如果硬要有区别的话,那一定是萧泽多了一份阴冷的戾气。

        令人遗憾的是,这么好的一个人他的生命定格在了最好的年纪。

        一想到这里,萧默内心起了波澜。坐在对面的那个人越发地不顺眼起来。

        茉莉花茶很烫,但他仍旧喝下了半杯。

        “那,那个,大海的案子查得怎么样啦?”

        “你来是想要一个怎么样的结果?是你期望的那样,还是……”

        他叹了一口气:“说到底,你还是不相信我。”

        “这跟相信不相信没有关系,警察办案是讲究证据的。”

        “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知道大海的死到底是谁干的。毕竟他是我最要好的兄弟。”

        “对不起,警察办案有纪律,我不能随便跟无关人员透露案情。”

        “说算我也不行?”

        “你很特别吗?”

        萧泽拿起杯子在手里转了一圈,沉吟了一下。

        “好吧,我理解。”

        “现在,我希望你配合我问你几个问题。”

        “如果对案子有帮助,我配合。”

        “你和朱大海的关系怎么样?”

        “很好,这么多年的兄弟,他也是我最得力的帮手。”

        “哼哼,帮手?那些年帮着你干了不少违法的事吧!”

        “萧默,既然你说了让我配合,作为一名警察,我希望你不要带着情绪。”

        “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你们之间就没有矛盾吗?”

        “当然,人非圣贤。矛盾当然有的,工作,生活当中都有过,但都是一些没什么大不了的矛盾,说通了就也过了,我们谁也不会在意。”

        “只是这样吗?我问话比较直白,希望你不要介意。你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把柄攥在他手里,我说是那一种要了命的把柄。这个把柄成了你的心病,不除之就会一直哽在心里头那一种。

        不然,我以为以朱大海这个大老粗是坐不上你集团高层位置的。也不会有源源不断的财富住着豪宅,养着一大堆情人。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萧默,我非得要怀疑我吗?如果你不能以正常的心态来查案的话,我有权质疑你办案的公正性,也有权利申请让你回避。”

        “随便,我不介意,在你申请之前,还请你回答我的问题。”

        “我说了我没有什么见不人的把柄,你会相信吗?我知道我说了也等于没有说,你可以去调查,拿证据说话。”

        他起身来:“算了,我还是走吧,你早点休息。”

        门口,萧泽的身影刚刚好拐到楼梯口下面,朱苗苗提着一袋垃圾出现在楼梯口。

        她这点小心思,萧默自然明白,门合上之即,她抢着开口了。

        “萧默,我知道你不爱听,但我还是想问一问,你和萧叔叔谈得怎样?”

        “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如果你想知道答案,萧泽应该还没有走远,他可以给你想要的。”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你们父子关系能缓和一些。”

        “我接受你的好意,但我要说的是,我是一个成年人,我和萧泽之间的事情,不需要别人来掺和。”

        一道门合上,门内外两个人各怀心事,半晌,楼梯间的脚步声才响起。

        萧默看着茶几上那一杯喝了一半的茶,内心的想法起起伏伏。

        萧泽,即使当年的事情跟他没有关系,自己怕也不会打开心扉接受他。

        第二天一大早,云海就打来了电话。

        他说:“萧默,我今天有个学术讨论会要参加,就不去局里了。不过,朱大海的案子,我有了新的思路,希望对你有帮助。”

        “有什么新的思路?”

        “今天早上起来在楼下看到抱得跟一对比翼鸟似的情侣。我在想朱大海一案似乎陷入了瓶颈。为什么不从其它方面入手呢?比如陈阳和黄菲菲。爆胎到底是朱大海安排的,还是另有原因?如果不是朱大海所为,那么还会有谁想要了他们的命?是情债还是其它的原因。之前我们单方面将陈阳与黄菲菲的案件与朱大海一案归为了一起,其实是不对的。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我明白,今天着重调查陈阳与黄菲菲。重点是他们两个人的感情世界。所以暂时将朱大海一案搁一搁。”

        调查黄菲菲的社会关系,确实费了不少的工夫。

        黄菲菲虽然来了春阳市也才一年多,但其社交能力却是非比寻常,这应该跟她认识朱大海之前所从事的职业有关,绵城某酒吧的陪酒女郎。

        到了春阳市之后,朱大海工作忙,再加上陆陆续续有新的情人加进来,朱大海给到她的时间就非常有限。

        但黄菲菲天生就不是一个闲得住的人,只是去酒吧喝了几次酒,就认识了几个志同道合的闺蜜。

        确实是志同道合,宋珊珊,申明玉,邹燕。闺蜜团的三个人跟黄菲菲同样曾经混迹于风月场所,也同样因为颇有些姿色被有钱人收入了后宫团。

        毕竟是混迹于风月场所的女人们,养着自己的男人因为身份特殊,又不能时时陪在自己身边。长夜漫漫耐不住寂寞,时常出来勾搭男人。

        尤其是这酒吧,来喝酒的男人们一个二个将眼光往流连与此地的女人们身上转。

        女人只需要稍稍动动眼梢,男人就乖乖地上了勾。

        相对于其它三个女人,黄菲菲碍于朱大海的臭脾气,还稍微收敛一些。

        但近朱都赤,近墨者黑,不偷个腥都对不起自己的闺密团,偶尔经不住诱惑跟男了去开个房也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