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心境 2020-06-28 16:38 的文章

第21欲乱风韵熟妇 旧债之二十一

        萧默注意到,陈阳的办公桌上的物件摆放并不齐整,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凌乱。

        在陈阳办公桌下面的垃圾桶里,还有一双臭袜子。

        一个将家里弄得跟没住过人似的男人,为什么办公的地方却是如此凌乱?

        一旁的亚男也发现了疑点,她对萧默说:“萧队,这不太正常。我可以大胆的分析,将陈阳家里收拾得如此齐整的人应该是另有其人。更为确切地说,应该是一个女人,一个有洁癖的女人。”

        萧默脑子一激灵,突然想起一个细节来。

        车祸的第二天晚上,在陈阳所住的地方阳台上晒的衣服。

        作为南方的城市,春阳市太阳的热度是无与伦比的。

        尤其是在这样一个火热的夏天。

        陈阳挂在阳台上的西裤和衬衣,还没有彻底干。

        阳台是朝阳的,太阳从东边升起的时候,光芒正好打在阳台上,没有理由,晒了一天了还没干透吧!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这一套衣服并不是在陈阳出发去黄菲菲家之前洗的。

        对于萧默提出的这一点,亚男表示赞同。

        她说:“如果这些衣服是在我们发现陈阳车祸当天的中午,或者下午时间洗的的话,到了晚间应该是没有干透。如果是头天晚上洗的,虽然一晚上风雨,但这个阳台外面雨势是进不来的,一晚上的大风吹也得给吹干了。”

        以此推断,帮陈阳收拾屋子与洗衣服的应该是同一个人。

        但这所屋子收拾得太干净了,一点痕迹都没有给警方留下。

        陈阳所住的青年公寓,是一个成熟的社区,物业也很尽职,小区的监控也十分清晰到位。

        在监控当中,倒是出现了好几个可疑的年青人,这几个年青人都是来自于云霄集团。

        在物业租房登记住,这六个年青人的信息如下。

        三个女生:王婷,刘佳,王琴。

        三个男生:白杰,杨强,刘玉明。

        这几年年青人当中,刘佳与杨强是一对情侣,两个人住在一起。另外四个年青人,目前都是单身。

        白杰与刘玉明两个人为了省钱,两个单身男青年住在一起。

        白杰与刘玉明还有王婷都与陈阳住在同一单元楼。

        白杰与刘玉明住在五楼,陈阳四楼,王婷住在三楼。

        单身公寓每一层楼有8个房间,中间有一条过道,双向四个房间面对面。

        另外,刘佳与杨强这一对情侣住在陈阳隔壁单元的四楼,与他们住同一单元还有三楼的王琴。

        之前警方调查过陈阳的邻居们,陈阳对面房间里的租户退房之后,还没有新的租户住进来。

        因为当晚是台风天,另外几个租户表示呆在房间没有出去,并没有人注意到陈阳的房间有什么异常。

        再一次去陈阳家的时候,萧默和齐南正好在陈阳家的四楼楼梯间遇到了王婷。

        王婷是一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女孩,朱大海出事的那天,萧默和齐南见过的,略有印象。

        她笑着和两人打了招呼,三人在楼梯口闲话问了几句。

        萧默假装很惊奇:“你也住在这里?”

        “是的。我们公司有好多住在这里,这里环境不错,房租也便宜。”

        “你住在几楼?”

        “三楼。”

        “那你……”萧默指了指楼上。

        王婷是个聪明的姑娘,她明白萧默的意思,忙回答:“天气好,洗了被子晒在顶楼。”

        王婷的理由很充分,陈阳的房间还是原样,不同的是,几天过去,房间的茶几上积了一层灰。

        从陈阳家出来,萧默让齐南上谎。

        齐南上去下来很快当,他表示王婷应该没有说谎,楼上的被单还在滴答着水。

        这是一个周末,陈阳所在的楼层其中有好几个房间门都打开着,询问起来也简单多了。

        走访了一圈下来,从住在陈阳隔壁的姑娘陈末口中得到一个消息。

        陈末说他与陈阳做邻居也有小一年了。

        她说:“隔壁男生的房间门经常紧闭着,似乎没有什么朋友,平常周末啥的也不见有人来拜访。

        不过在前不久,有一天晚上很晚了,我洗漱完准备休息的时候,隔壁传来女生的哭声和男人不耐烦的声音。

        联想到隔壁那位帅哥平时搞得那么神秘,搞不好是一个变态,大晚上的欺负人家姑娘。所以就开门打算看一看究竟。

        我这才打开门,从隔壁就哭着跑出来一漂亮姑娘,那姑娘跑得快当,蹬蹬蹬就跑下楼了。

        那是隔壁帅哥第一次跟我说话,说实话,他笑起来特别好看,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他笑了笑说,对不起,打扰到你了。文质彬彬的样子,让人毫不设防。

        我问,那个女孩咋啦?

        他苦笑着说,是我伤到她了。

        我又问为什么。

        他说,如果给不了人家希望,就要拒绝得彻底,一时的伤痛总好过一辈子的伤痛。

        他的处事态度我很欣赏,我也最讨厌那一种明明不爱人家,还要耍流氓的男生。”

        起初萧默和齐南都认为那个女生就是住在楼下的王婷,但经过陈末的指认,那个女生却是住在隔壁单元的王琴。

        三个男生,正当年的年纪,刘玉明与杨强的身高与身形高大健硕,与老刘分析的那个鞋印的人不相符。

        白杰,身形瘦弱,身高目测不到168

        三个女生,漂亮大方,身材也不错,身高不相上下,大致163的样子,体重目测不过百。

        一圈分析下来,萧默初步认为除了刘玉明之外,其它几个年青人都有嫌疑。

        第一个白杰,他的身材相符。

        第二个杨强和刘佳,刘佳的身形相符,她会不会是杨强的帮手?

        第三个,王婷。她的身形相符,而且她住在陈阳的楼下,与陈阳接触的机会比较多。

        第四个,王琴,她的身形也相符。而且她与陈阳的关系确实令人怀疑。

        这几个人中间,萧默着重怀疑王琴和王婷,还有杨强和刘佳。

        因为在朱大海坠楼之后的第二天早上,这四个人皆出现在坠楼现场,四个人对于警方的询问也相当配合,问话也几乎没有破绽,警方当时也没有将这几个年青人例为嫌疑对象。

        而白杰与刘玉明同在策划部工作,与在工程部工作的陈阳交际很少。

        他们出现在工地上的可能性也比较小,并且朱大海坠楼的第二天早上,他们也并不在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