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心境 2020-06-28 16:38 的文章

第20欲乱风韵熟妇 旧债之二十

        郑辉的交待,黄菲菲与陈阳车祸一案有了结局。

        但这起车祸案似乎跟朱大海坠楼一案并无关联。

        黄菲菲的私生活确实混乱,但陈阳呢,正当年纪的小伙子,比黄菲菲整整小了一轮。

        这对姐弟恋是如何勾搭上的呢?

        据朱大海另一个助理吴晓军说,朱大海是一个直脾气,急性子,处理事情向来不拐弯。

        但朱大海的情人又多得很,偏偏女人又是最难搞的动物,朱大海周旋于情人之间,疲于应付。

        陈阳为人八面玲珑,一张嘴十分讨喜。

        朱大海就让陈阳成了他与情人们之间联系的纽带。

        吴晓军打了一个比喻。

        他说:“清宫争斗戏看过吧,皇帝后宫佳丽三千,皇帝每天晚上要宠幸那个妃子,不得翻牌子吗?说句不好听的话,陈阳就是那个负责让皇帝翻牌子的太监。但他的作用比敬事房的太监大了去了。应该算是大内总管吧,是连接朱总与后宫佳丽连接的纽带。管理着朱总后宫团的吃喝拉撒。”

        吴晓军也是一个人才,他能说出这一翻言语来,他比陈阳先到朱大海身边工作,为什么他没有当上那个总管呢?

        吴晓军似乎有些懊恼:“我这不是输在嘴笨上吗?大家都晓得,女人就喜欢嘴甜的男人。”

        不过从吴晓军的言语当中,警方听出来一些门道,那就是陈阳不光管理着朱大海后宫团的吃喝拉撒,还利用工作的便利管了后宫的睡,俗称吃喝拉撒睡。

        这也就解释了陈阳是如何将自己管理到黄菲菲床上的原因。

        那么问题来了,陈阳长得不差,嘴也甜,工作也算还不错,他没有女朋友吗?为什么偏偏要去傍老板的女人,这不跟在老虎头上拔毛一样吗?

        知道自己的老板不是好惹的对象,还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黄菲菲的魅力真的有那么大?

        黄菲菲也许对陈阳是真心的,但陈阳却不然。

        确切地来说,陈阳爱的不是黄菲菲这个人,爱的是她给他的钱。

        陈阳是一个农村孩子,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家境并不好,大学也是靠助学贷款才上完的。

        钱对于他来说自然很重要。

        陈阳的户头上,近半年来,有数笔可观的钱入账,陈阳用这些钱在老家建了两层小楼,目前还没有完工。

        而这些钱全部是从黄菲菲的户头转出来的。

        可以说,黄菲菲拿着朱大海的钱又养了陈阳这个小白脸。

        经过调查,陈阳从未谈过女朋友。据其大学同学胡晓说,上大学期间,陈阳打了好几份工,一面要还贷款,还要交学费,自己吃饭都成问题,哪里有钱去谈女朋友?

        这些大学其间应该浪漫的事,跟他们这些农村来的孩子完全不搭界。他们想着的是如何能完成学业,毕业之后找一个好的工作,然后能在城市里扎下根来。

        胡晓军说,陈阳长得不赖,嘴巴又能说,还是受女生喜欢的。

        但陈阳的态度很明显,明确表示自己不会谈恋爱。

        这个态度虽然伤了好多女孩的心,但至少也是责任的表现。

        问题又回到了原点,陈阳的手机为什么会出现在朱大海坠楼的地方?

        究竟是谁拿了陈阳的手机?

        陈阳这部某品牌最高配置的手机,最后的通话记录是朱大海坠楼那天的白天,是一通工作电话。

        如果陈阳的手机不见了,他第一个反应应该是打自己的电话,为什么没有?

        萧默推断,陈阳应该知道自己的手机在哪里,有两种可能。

        第一,陈阳与黄菲菲约会的时候,为了不被打扰,所以将这一部用于工作和平常联系的手机放在了家里,所以他不用担心这部价值不菲的手机。

        第二,这部手机在陈阳很信任的人手里头,他完全没有必要担心。

        走访了陈阳的同事们,大家皆表示,虽然陈阳性子开朗,嘴也甜,但在工作中时常爱耍个小心眼,与同事出去用餐从不付账,抠得要死。所以真正与其交心的朋友并没有。

        排除了第二种可能,那么就只有第一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又存在着两种可能,第一,陈阳的手机落在了自己家。第二,他的手机落在了黄菲菲家。

        调取的黄菲菲所在小区的监控,当天晚上,陈阳与黄菲菲晚上10点20分从黄菲菲家里出来之后,没有发现可疑的人员进了过门洞。

        另外,从时间上分析也不对。

        陈阳的手机在9点多的时候,给朱大海发了一个图片,陈阳在当晚没有去在建工地上,那么他发给朱大海发这一则图片的用意是什么?

        如果这则图片是另外一个人发的,那么这个手机只有第二种可能,手机一直被落在陈阳的家里。

        这个人可以自由地进出陈阳的家。

        发生车祸的第二天晚上,警方去过陈阳的家,租住的一处单身公寓。

        收拾得齐整,完全不像一个单身男人住过的样子。

        屋里的摆设很注重细节,一双男式拖鞋整齐地摆在进门处,所有的东西都摆得一丝不苟,更让人受不了的是,床上的枕头被子铺得没有一丝褶皱。

        也就是说,他在车祸当晚去与黄菲菲约会之前,不仅将换下来的衣服给洗了,还将家里收拾得一尘不染才出的门。

        一向擅长星座研究的齐南感叹:“陈阳不愧是处女座的男人,他真是将处女座的优缺点发挥到了极致。就连我这个处女座的人都表示不如其一二。他要活着,就是我的偶像。”

        一旁的亚男是日常不服。

        “办案就办案,别跟我谈什么星座,我就问你一个十分尖锐的问题。如果陈阳真的是处女座,一个洁癖男,他是如何说服自己接受黄菲菲这个被数个男人玩过的女人?他不怕脏吗?”

        齐南被问懵了:“这个问题我也懵圈,难道他对自己很苛刻,对女人很宽容?”

        亚男没有表示反驳,毕竟这个世界上比女人还爱干净的男人多的是,这也不是什么疑点。

        当时的萧默也没有注意到这个不寻常的点。

        再一次调查陈阳的时候,萧默发现了疑点,在云霄集团在春阳市的总部办公大楼。

        陈阳所在的办公区域与朱大海办公室只是一墙之隔,同几个朱大海的助理一同办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