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心境 2020-09-15 01:05 的文章

第197JJIZZ女人多水 废太子刘荣(04)

        馆陶长公主以前是不懂,    表里如一,一眼能够望到底的女子远远要比心机深沉,心眼跟马蜂窝似的女人好对付多了的道理。

        就拿栗姬来说吧,    她蠢是蠢,    但蠢得天真无邪,    好掌控。如果不是栗姬作得要死,    又被王娡和馆陶长公主联手对付,    汉景帝耳根子软又容易被亲人说动,说不得栗姬还真就笑到了最后。

        历史上馆陶长公主因为栗姬鼠目寸光、看不出长远事拒绝,    恼怒之下选了当时只是美人王娡所出的刘彻。当时的刘彻还叫刘小猪(刘彘),    虽然早熟,    但一举一动都有王娡的授意。

        馆陶长公主很满意刘小猪同志在王娡授意之下脱口而出的‘金屋藏娇’誓言,    结果…估计她到死之时,    已经后悔至极了吧。毕竟她不光坑了宝贝女儿陈阿娇,还坑了陈氏满门上下。

        而这里,    季言之从成为刘荣那一刻就开始布局,表面上看起来只是加强了对于栗姬的‘监视’,    实际上却是加深后宫对于栗姬蠢的认知。就连窦太后提起栗姬都是她没有脑子,平日里相处也不需要什么心计。这不,    窦太后教育起馆陶大公主,也是说以后馆陶大公主和栗姬相处,    只需好好奉承栗姬就成了。

        馆陶长公主想着自己要讨好栗姬,    却有些拉不下身为公主的脸面。

        窦太后不满的拍拍馆陶长公主的胳膊,    “你先前还说对于栗姬,    只需锦上添花就好。怎么?现在只是让你姿态放低一点,    就觉得拉不下那个脸?”

        馆陶长公主讪然一笑,    到底还是愿意听窦太后的教诲,    和着栗姬好好相处。

        陈阿娇就此在窦太后那儿住下,日与继夜的接受窦太后的教导。

        馆陶长公主慈母之心是有,但她真的政治敏感度不高,而且身为公主,馆陶长公主哪怕早年因为文帝亲自下令强制各诸侯就藩,随堂邑侯陈午去堂邑住了好多年也没有受过委屈,可以说她对陈阿娇的教养并不太适合成为一国之后,至少不是合格的一国之后。

        窦太后亲自教导,从怎么处理宫务再到怎么处理爬床的宫娥,手把手的教,短短时间,就让陈阿娇脱胎换骨。只是馆陶长公主那儿,却是出了很大的难事。

        面对栗姬的‘天真无邪’,馆陶长公主发现自己居然连马屁都不会拍了。

        这这这……这很没有道理啊!

        馆陶长公主默默咽下心酸,换了一个话题道:“阿娇最近待在未央宫,劳烦栗夫人照料。”

        栗姬最近刚得了一盒据说是秘方调制的丹寇,今日上手涂抹,一颗炫耀的心那是十分的高涨。馆陶长公主软和的话语,栗姬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十分含糊,十分欠拍的来了一句。

        “我没怎么照顾阿娇翁主啊,都是太子得空了,会送些精致的小玩意儿去哄阿娇翁主。”

        馆陶长公主;“……”

        栗姬艳光四射的朝着馆陶长公主挥了挥爪子,好不嘚瑟的炫耀:“长公主瞧瞧我这指甲好不好看!”

        馆陶长公主嘴巴隐隐抽搐了一下,到底还算给面子的凑上前来,一瞧之下,顿时就被那瑰丽艳彩无双的丹寇给吸引了目光。

        馆陶长公主忍不住问道:“栗夫人这丹寇从何得来,当真好看得与众不同。”

        栗姬:“太子送来的。”

        顿了顿,栗姬总算想起了季言之曾经耳提面授交待过的一件事,不免收了嘚瑟至极的炫耀,有些吃醋儿的道。

        “太子离宫之前就曾交待我,让我给长公主送一些,我给…忘了,长公主不会介意吧。”

        如果换做以往,馆陶长公主直接会给栗姬好几个白眼,外加蔑视众生的高傲眼神。现在嘛,馆陶长公主突然有了一种哄三岁以下女童的错觉。果然陈阿娇昨儿跟她所说,栗姬大部分智商都用来换取了美貌的说法是真的。

        太子真是可怜了,明明讨好丈母娘的事儿被栗姬这么一搞,小心眼脾气差的,多半都已经成仇,老死不往来了。馆陶长公主这一刻,真的是万分佩服自己的心胸,觉得也只有自己才能够因为未来女婿的好,忍受这种白目,专门损人不利己,好事办成坏事儿的亲家。

        “想介意也没法啊。”馆陶长公主小声嘟囔一句,转眼笑语嫣然的道:“没事儿,我呢,又不是小心眼的人。栗夫人平日里要忙着侍奉陛下,忘了也就忘了吧。反正现在也想起来了不是。”

        栗姬心中安稳了,“我这就给你长公主您拿去。”

        倒不是栗姬怕馆陶长公主,而是……栗姬虚火她的大儿子,每每只要她犯了错,季言之也没怎么说,只是双眼一眯,栗姬就怕得腿软。偏偏又记吃不记打,当真是个欠拍的铁黄瓜。

        “长公主,这里有颜色纯正大红的丹寇,还有不知道什么材料调的味道香醇的香膏和胭脂,都是太子寻来送给长公主您的。”

        这话说得倒挺受听的,就是有点儿不像栗姬能够说出来的。

        馆陶长公主有些惊奇,不免多看了栗姬那么一眼。不想这一眼,反倒不知拨动了栗姬某根名为神经的心弦,栗姬居然又兴冲冲的表示要给馆陶长公主亲自涂丹寇,上妆贴花红。

        这样拉近关系的提议,馆陶长公主自然没有不允的。两个徐娘半老的女人,借着聊化妆品,很愉快的拉近了关系。直到黄昏时分,馆陶长公主才恋恋不舍的告辞,离开了春水阁。

        时间已经晚了,估计出未央宫的主要宫道已经上了锁。

        好在自汉景帝登基,馆陶长公主随夫家从封地回长安,就时常宿在未央宫,馆陶长公主眼见时间晚了,干脆出了春水阁就往窦太后所住的宫殿而去,没曾想在途经院子的时候,遇到了几个…嗯,经她举荐入宫侍奉君王的美人,以及心机深沉看起来比薄皇后还要温婉娴淑的王娡王美人。

        历史上,馆陶长公主和王娡有所接触,还是在栗姬极其傲慢的拒绝了馆陶长公主提出的联姻之后。

        馆陶长公主是怎么选定王娡所生的刘小猪当未来女婿的,是根据排除法,汉景帝如今共有十四个儿子。其中长子刘荣、次子刘德、三子刘阏于皆为栗姬所生。

        四子刘余为程姬所生,从小有口吃,好声色,喜养狗马。

        五子刘非,生母程姬,有才却为人骄奢;

        六子刘端生母早亡,为人贼戾,据说患了一种只能亲近男色不能进女色,不然就会病数月的怪症。

        七子刘彭祖,贾夫人所出,巧佞卑谄(为人巧佞,持诡辩伤人)

        八子刘胜沉溺声色,九子刘发生母身微,母子都不受宠……

        这从一到九的皇子都被排除了,馆陶长公主自然而然就把目光放在了王娡所出,比陈阿娇小了足足三岁多的刘小猪身上。

        不光如此,为了加深合作,王娡和馆陶长公主除了定下刘彻和陈阿娇的婚事外,还定下了次子陈蟜和王娡三女儿隆虑公主的婚事。于是在王娡和馆陶长公主的联手操作下,栗姬和刘荣的未来就这样被决定了。

        综合上述,馆陶长公主和王娡的接触是在栗姬鼠目寸光拒绝了馆陶长公主之后,也就是说现在的馆陶长公主只知道宫里有位给汉景帝连生三个女儿的王美人,并不清楚王娡是个怎样的人。

        反正历史早就在季言之穿越过来的那一刻,就注定走不上原本的轨迹。馆陶长公主不会知道,为了让她帮忙将栗姬、刘荣一系拉下宝座,是怎样奉承她,后来一朝得势又是怎样母子俩联合算计,一步步的将陈阿娇和背后的陈家拖入深渊之中。

        馆陶长公主随意的瞄了一眼几个美人,见几个美人都是神情恹恹,不免心生不悦。

        “眼见天黑了,诸位美人还在园子里游荡,就不怕惊扰圣驾,又让皇子们失了一处可自由谈天说地的场所。”

        “长公主殿下说得太过严重,怕是要折煞妾几人。”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外表看起来特别温柔如水的王娡居然第一个站出来,柔柔细语的反驳馆陶长公主。

        馆陶长公主眯眼打量了王娡,直把看得分外紧张,那放在宽大衣袖里都忍不住握成拳头儿,才幽幽的道。“天色已经晚了,要不是打量着偶遇陛下,这花团聚簇的园子早就该没人了。”

        剩余的几个美人面面相觑,苦笑着道。

        “长公主殿下,非是妾等夜深还要在园子里徘徊,实在是…”

        一位美人说完,另外一位美人接着说道:“深宫幽苦,妾等平日里,也只剩下逛园子排解心头孤寂的想法了。”

        馆陶长公主嘲弄的扬眉,懒得去瞧那几个暗示栗姬霸道,吃肉不给他们喝汤的行为,那涂满丹寇的玉|手一扬,直接丢下几个美人走了。就算是她进献入宫的又如何,她给了她们一场富贵,难不成还要包后续得宠的问题。

        她是看不惯栗姬那臭嘚瑟的德性,但她亲娘窦太后说得没错,栗姬这女人好哄又好懂,不用她挖空心思对付,只要捧着就好。如果换了一心机深沉之辈,她和陈阿娇加起来都算计不过。

        馆陶长公主大步走出园子,就那么瞧,迎面就看到了正和刘德、刘阏于走在一块儿的季言之。

        馆陶长公主停下脚步,下一步便听到季言之明月朗舒的问好声。“姑母安。”

        刘德、刘阏于紧随其后,规规矩矩的向馆陶长公主行礼问安。

        馆陶长公主笑容满面的道:“太子这是…刚从宫外回来。”

        季言之:“刚回来,正准备去春水阁给母妃请安,然后去甘泉宫(窦太后所住宫殿)给皇祖母请安。”

        “太子可真知礼。”馆陶长公主依然笑容满面的道:“快去吧,免得一会儿到甘泉宫天黑了,还要掌灯才能回太子东宫。”

        “姑母说得事。”季言之笑笑,却是示意刘阏于陪着馆陶长公主一起回甘泉宫。

        刘阏于欣然领命,陪着馆陶长公主这位长辈,有说有笑的往甘泉宫而去。

        季言之站在原地,朝着不远处的园子眺望一小会儿,便叫着刘德往春水阁而去。

        刘德隐隐感觉到园子好像有人,只不过是谁,恕他这个练功练得一塌糊涂,连逍遥派外门弟子都称不上的铁憨憨,根本就看不清谁是谁。

        “几位美人,以王美人为首。”季言之突然出声说话道。

        “谁?”刘德掏着耳朵,不可置信的道:“王美人?王娡?她跑来这算是过甘泉宫、朝阳宫必经之路的园子干什么?”

        季言之用眼神示意刘德说话声最好小点。“能干什么?无非是咱们母妃最近不光吃肉,连肉汤都独占一个人全喝了。后宫其他的女人们什么都捞不着,只能想方设法的邀宠啰!”

        刘德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儿,说着赞叹的话儿。

        “虽然吧,后宫其他花花草草因为母妃的关系,都独守空房很久了,但我还是要赞叹母妃一句,干得漂亮。”

        就王娡那心机深沉的程度,就不要给她任何出头的机会,不然倒霉的首当其冲,就是眼睛作到了头顶上,眼瞅着就要作上天的栗姬,然后再轮到他们。

        季言之扯动嘴巴,似笑非笑:“不要小看枕头风的威力。”

        刘德:“我没有小看啊。主要是咱们的母妃,栗夫人她是适合吹枕头风的人吗?”

        季言之:“不适合?难道你适合?即使母妃吹枕头风的能耐不咋地,容易得偏头痛的也只会是父皇,坑不到我们的。”

        “难说。”刘德不服气的嘟囔道:“反正我觉得,要是不时刻盯紧母妃,反正她时不时的异想天开,我们不光要偏头痛,还会胸闷气急疑似心率不齐。”

        “那只是你而已。”

        季言之懒洋洋的甩给刘德一个自己想象的眼神,便加快速度,快步的走到了春水阁。

        刘德也加快了速度,好歹练着武功,即使很废,但也勉强跟上了季言之的步伐,差不多一前一后的站到了栗姬的面前。

        栗姬正对着铜镜梳妆打扮,见了季言之和刘德两人,也没从镜台前起身的意思,反而特别张扬的道:“好太子,你瞧瞧母妃这回的梳妆打扮如何?”

        刘德暗暗的翻白眼。又来了,每回跑来请安,都会遇到这种询问。栗姬你这样次次巴拉巴拉,就不觉得腻味吗?

        栗姬从来不会产生腻味的情绪,毕竟她生命中除了美貌外,就只剩下自强不息的作了,又怎么可能腻味能够让她更加美美美的妆容呢。

        刘德这个铁憨憨,他就理解不了女人,特别是栗姬这种女人的逻辑思维。因为她们的思维根本就没有逻辑可言。

        季言之能理解,不过他懒得理解。

        季言之保持着如沐春风的微笑,捧着栗姬。“母妃这妆容很好,宛如三月桃花人面红,想必父皇一定喜欢。”

        这下子栗姬才满意至极的离开了镜台前,那和后世真的很相似的桃花妆,真的将栗姬的美又提升了一个档次。再加上青春常驻药丸,那些中年妇女面临的皱纹、黄褐斑,皮肤暗沉等问题,很轻松的解决了。

        婴儿般嫩滑的皮肤,比喻虽然挺不恰当,但栗姬本来一身肌肤就玉洁得好像羊脂白玉,如今不过恢复原本的模样儿。

        季言之这世就遗传了栗姬的肤色,不过他嫌弃太小白脸了,干脆就天天往外跑,硬是把自己一身白皮子晒得比综合了栗姬、汉景帝肤色,偏黄的刘德、刘阏于还黑。

        “既然母妃等会儿要侍寝,我和二弟也该告辞了。”

        栗姬不耐烦的挥挥手,又继续坐回镜台前梳洗打扮。

        季言之和着刘德对视一眼,刚想离开的时候,栗姬却道:“不留下来用膳?”

        “还要去甘泉宫一趟,就在皇祖母那儿用膳。”刘德笑哈哈的替季言之开口道:“正好太子哥哥也是一天没见阿娇妹妹了,这可好好得好好看看,培养培养青梅竹马的感情。”

        栗姬到如今已经不再抗拒这门亲事,不过却依然没法将陈阿娇当成未来儿媳妇看。没其他不好的原因,纯粹季言之和陈阿娇有七岁的年龄差。季言之已经及冠,风度翩翩少年郎,而陈阿娇却依然被宠得一团孩子气。

        不过季言之觉得没啥,栗姬到底还是会听儿子话的,再加上陈阿娇是由窦太后亲自教养的,栗姬再怎么白目,也不敢作妖到窦太后的面前,因此栗姬只微微瘪瘪嘴,就让季言之和刘德赶紧滚。

        这回季言之带着刘德麻溜的滚了。

        刘德却很嘴贱,滚到半道儿的时候,居然想不开的撩拨季言之,说季言之玩萝莉养成爽不爽。

        季言之呵呵一笑,笑得刘德格外心惊胆战的时候,才幽幽的开口回答:“很爽,所以你要不要试试”

        刘德顿时感觉一阵凉风穿体而过。

        刘德疯狂的摇头,表示自己不想试试,但还是迟了。季言之收拾像刘德这种铁憨憨,不要太得心应手。在此刻,季言之已经打定主意,让他刘德好好体验一把他口中的萝莉养成。

        而且还得让他从萝莉的婴儿时期,就开始养成。

        季言之磨了磨牙,明明光风霁月,却让刘德心惊胆战得想哭。让你丫的嘴贱,不知道大佬是总能方方面面折腾人的吗?

        刘德哭丧一张脸,跟着季言之进了甘泉宫。不过刘德估计学了川剧变脸,在进入正殿的那一刻,原本苦兮兮看起来很丧的刘德立马变身成了小甜心。托他们亲妈栗姬称得上大汉第一美人的功劳,他们三兄弟的颜值水平远胜汉景帝的其他儿子。

        别看刘德的皮肤偏黄,事实上他是栗姬所出三个儿子中,颜值最高的。只不过人憨,气势上又比不上季言之,所以才给人一种季言之其实是三兄弟中长得最好的错觉。

        “皇祖母安。”

        季言之语气温和的给窦太后行礼问好,刘德紧随其后。窦太后笑眯眯的应了,招过季言之,让他跟着陈阿娇坐在自己左边。

        右边是馆陶长公主的专属位置,不过这回她没有坐,而是很张扬的安排着好消化、适合老年人的吃食。

        陈阿娇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季言之,片刻后,突然扯着季言之的衣袖,落落大方的问道:“太子哥哥,你一天到晚往宫外跑,到底在忙什么啊。都没有时间陪阿娇放风筝了。”

        窦太后双目含笑,口中却道:“阿娇,你太子哥哥有正事要忙,怎么能天天陪你放风筝。”

        陈阿娇嘟起嘴巴,丝毫不害臊的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自然要时刻待在一起啊。”

        刘德、刘阏于两个倒霉孩子捂着嘴巴偷笑,想看看季言之怎么应对来自于陈阿娇,强硬的撒娇。

        季言之能怎么应对,自然是微笑着道:“阿娇妹妹说得对,正好明日我所做的事情已经有了成效,阿娇妹妹要是不嫌厌烦的话,就跟着我一起出宫瞧瞧。”

        陈阿娇下意识的看向了一直保持微笑的窦太后。

        窦太后虽然眼瞎了,但是听觉、嗅觉远远比以往来得更加敏锐。陈阿娇下意识的动作,窦太后敏锐的感觉到了,当即笑容更加慈祥的点头,并道。“阿娇可是觉得陪我这个老婆子枯燥泛味。行呗,明日阿娇就跟着太子出宫瞧瞧。不过太子是办正事儿的,阿娇你跟着一起出去瞧归瞧,可不能过多的干扰太子。”

        “皇祖母,阿娇知道。”陈阿娇笑得很灿烂的道。

        从把婚事广而告之,陈阿娇就随着季言之,光明正大的喊窦太后皇祖母,不再是皇太祖母。再加上搬进甘泉宫后殿的漪澜阁后,日益跟着窦太后。

        窦太后从来没有刻意的教导陈阿娇,不过言传身教,让陈阿娇依照自己的一言一行,好好的自行领悟。事实上,陈阿娇即使被馆陶长公主娇宠过头,但她真的不蠢,接受窦太后的言传身教后,她的变化称得上脱胎换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