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心境 2020-09-15 01:05 的文章

第194JJIZZ女人多水 废太子刘荣(01)

        季言之这世的身份,    乃是汉景帝庶出的长子刘荣,生母乃是一把好牌打烂甚至连累至亲骨肉的栗姬。说句埋汰人的话,栗姬她真的大脑空空连浆糊都没有,刘荣按照长子制被册封为太子之后,    整个人都飘了,    也没有想过在汉文帝有其他儿子的情况下,    刘荣有没有能耐坐稳太子之位。

        先是以正宫娘娘自居,    恼怒于馆陶长公主长期不断的为汉景帝送美人儿,所以拒绝了馆陶长公主想将陈阿娇嫁给刘荣为太子妃的请求。导致权力滔天的馆陶长公主转而和刘彻他妈联合起来,合力让栗姬失宠于汉景帝,    进而连累到刘荣。

        “蠢,    真是蠢。”

        季言之托着腮帮,陷入了沉思。

        讲真,    他对栗姬的没脑子,    简直到了难以理解的地步。难道栗姬就不明白,    现在还不到她得意便张狂的时候吗?以堂堂姬妾的身份去约束一介帝王,真的是……蠢得有够清丽脱俗的。

        好在现在才是汉景帝三年,距离他被册封为太子还有一年时间,    距离他被废还有三年的时间,    还可以从一开始就杜绝除他之外任何人上位当太子的机会,    不然说不得他会来个‘七王之乱’,以武力夺取帝位。

        他可没有因为汉武帝的成就,    就甘愿退居二线,当个早亡的临江王。

        事实上在季言之看来,    哪怕不是他,    任何一位穿越者穿越成了除刘彻之外的其他皇子,    都有能耐当个比汉武帝还要出色的帝王。汉武帝之所以能够上位,    不在于他多聪明,而在于他的生母王娡和馆陶长公主。没有她们的默契合作,刘彻只怕难以荣登帝位。想必刘彻自己也清楚的知道这点,所以见证了那段时光的陈阿娇才会退居长门。

        要知道男人是最懂得男人的心理。只要喜欢一切都不是事儿。什么恐妻族势力滔天,影响江山社稷,说白了不过是只能共患难不能共富贵。就跟好多和糟糠之妻一起奋斗的渣男,功成名就之日便开始嫌弃糟糠之妻,开始彩旗飘飘。

        没有其他的原因,只是因为你见证了他的一切,见证了他最最不堪回首的岁月,他想忘却过往,你自然首当其冲的被抛弃。

        季言之麻溜的在草席上滚了一个圈儿,然后在殿外脚步声逐渐接近的嘶吼,整理身上所穿的玄色长衫,板着脸的看向了大殿门口。

        几位貌美宫娥,捧着装了不少吃食的粗陶瓷盘鱼贯而进大殿。

        “荣皇子安。”貌美宫娥袅袅婷婷的行礼问安:“栗夫人今儿新得了一些吃食,特意让奴做了给皇子荣殿下送来。”

        季言之:“没给父皇送去?”

        貌美宫娥面面相觑,摇头说不知。

        ——蠢货。真的是十足的蠢货都不足以形容栗姬的愚蠢了。

        ——这样的猪队友,他该怎么带着,才能一起走上人生巅峰?

        季言之抹了一把脸,丧丧的道:“给父皇送去,就说是母妃精心烹制的美食,特意送来给父皇品尝。”

        貌美宫娥喏了一声,打算端着野味制作而成的美食,鱼贯前往汉景帝所在朝阳宫的时候,季言之叫住了他们,问了一句栗姬现在在干嘛。

        其中一位穿着淡色宫装汉服,脸蛋圆圆的宫娥开口说话道:“栗夫人现应当在花园子里赏花。”

        季言之:“??赏花?”就她那个得理不饶人的脾气?赏花,不会是虐花儿吧。

        季言之直觉告诉他栗姬十有八成又要作妖,一边反悔让宫娥将栗姬准备的吃食放好,不必送往朝阳宫;一边以极其快的速度往栗姬平日里最爱招惹是非的‘基地’跑去。

        季言之这次算是完美融合了刘荣的记忆,甚至还多了刘荣当上太子之后,栗姬的各种花样儿作死。可以说不止刘荣,就连季言之这位钢筋铁骨、身经百战的大佬对上栗姬都有深沉的无力感。

        说她不爱刘荣,不,在这个吃人的后宫里,她对儿子的爱没有掺杂太多的利益,她很爱刘荣和她另外两个儿子,只是智商有限,这份爱不止没有化为支撑儿子上进的动力,反而成了拖后腿的主力。

        而就冲这份其实并没有掺杂太多利益的母爱,季言之愿意负重前行。

        到了种植了不少绿竹,瑶草,琼花的花园子,季言之一入目就看到了美得特别张牙舞爪的栗姬,而她旁边不远处站了几位美人,美得各有千秋却在明媚张扬的栗姬面前畏畏缩缩,落了下成,反而显得有些小家子气。

        “皇子荣殿下怎么来了?”

        栗姬一见季言之就笑得更加的明媚,在季言之大步朝着他走来的时候,还掏出熏染了香料的手绢试图给季言之擦汗。

        季言之这世有个小小的毛病,那就是香料过敏。那香风扑面的手绢刚刚掏出来往季言之脸上摁的时候,季言之就差点控制不住想‘阿嚏’,好悬以十分敏捷的速度躲了过去。

        “母妃,多日没见你,你越发的明艳照人。”

        季言之保持着微笑,继续像个真正的孝顺儿子,奉承着栗姬,只将栗姬哄得甜滋滋,才话锋一转装作不轻易的询问栗姬这么美了,怎么不去汉景帝面前晃荡,反而跑来这位置比较偏僻的花园子恐吓花花草草。

        被暗喻花花草草的几位美人:“……”

        根本没听出季言之话中暗喻的栗姬一想到最近馆陶长公主频繁给汉景帝进献歌姬,分薄圣宠的事儿,就恨得一阵磨牙。

        “殿下,那馆陶长公主…”

        栗姬一开口,不去看那因为妒恨而异常扭曲的脸,季言之就知道栗姬十有八|九是准备跟他抱怨馆陶长公主不把她放在眼里,时常给汉景帝进献歌姬舞妓的事儿。

        季言之不想听,何况现在花园子里除了他们母子还有其他人呢,所以赶紧打断栗姬的抱怨。声音略带点严肃的道:“母妃,我已经多日未见二弟与三弟,不若我们兄弟三人就在儿子所住宫闱小聚?”

        显然相较于季言之,刘荣要温和一点。因此很难遇到儿子强硬一面的栗姬变得有些错愕起来。

        “殿下你这是…”

        栗姬有些讪讪然,倒是明白往后的荣华富贵都在于季言之身上,一时之间倒不知该怎么说话了,显然意识到了她先前,不多要脱口而出的话语,有些不恰当。

        栗姬不免将恶狠狠的眼神甩给了那几个没眼力见,不知好歹的美人。

        哼,都是因为你们,害得本宫在皇儿面前失了分寸。

        栗姬不光拉得一手好仇恨,而且还会一手的迁怒。

        就比如说汉景帝品味独特,越来越喜好弱质芊芊、身段柔软的歌姬舞妓,她不敢怨恨汉景帝薄情寡义只爱新人,反而怨恨起投起所好、好巩固长公主地位的馆陶长公主。

        季言之并不觉得馆陶长公主投其所好给汉景帝送女人有什么不对。君不见刘彻成功上位后,他的姐姐平阳公主不也是很好的学习了馆陶长公主的手段,送了卫子夫来取代陈阿娇吗?

        卫子夫有什么好?贤良淑德?还是背后无家族,只能依附于帝王的宠幸,帝王要她生她就生,帝王要她死她就死的菟丝子?男人嘛,除了像季言之这种不喜欢白莲绿茶婊的,大部分都挺爱小鸟依人的菟丝子。

        季言之搓搓下颌,将扯着手绢,根本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的栗姬带回了春水阁。

        嗯,春水阁这个很意味深长,总会让季言之想岔的小院名,是汉景帝随口取的,并且随口赐给了栗姬。也就是在那儿,栗姬成功的生下了长子刘荣,次子刘德    、三子刘阏于。

        栗姬很迷信,她认定自己接连成功产子全是春水阁所带来的福气。所以即便是汉景帝登基为帝,栗姬也没想过换住所。

        嗯,这是恋旧,是一件好品质。

        但栗姬忘了,不,是不知道世间有一句话叫花无百日红。在新人层出不穷的后宫,如果不想红颜未老恩先断的话,只有不断的争宠。春水阁虽然环境挺不错的,但是离主宫殿群特别是汉景帝所居住的朝阳殿,很远很远。

        你说说,在后宫新人层出不穷的情况下,汉景帝是疯了才会绕过大半个后宫,跑来春水阁宠幸栗姬这位上了年龄,还只有脸可以看的老花。

        哎,怎么越回忆,越特么觉得像栗姬这么作的女人,最后被王娡、馆陶长公主联合坑,并不冤呢!

        “去请二皇子、三皇子前来春水阁一叙。”

        季言之示意还是不明所以然的栗姬席地上座,他则坐在另外一张芦苇席地上,开始煮茶汤。

        秦汉时期,茶便是主要饮品。不过和唐宋明清时期的清水泡茶不同,秦汉时期的茶,都是加姜片、葱段等调味品和着茶叶煮,又称茶汤。那滋味,啧,反正喝惯了泡的清茶的季言之是不习惯的。所以他亲自动手煮的茶,是不加姜片、葱段等调味品的。

        “皇子荣殿下。”好像受不了沉默一般,栗姬忍不住开口道:“你怎么好好的,让本宫回来?”

        季言之:“……”

        “不叫你回来,难道让你尽情的展示你的泼妇行为?”

        或许是春水阁的地理位置太特殊,相当于无形的冷宫。季言之也就没再有所顾虑,直接就开怼。而这并不是说季言之心里没栗姬这个母亲,而是作精嘛,你无视她等于纵容她。如果不加以约束,谁知道作到最后会不会上天。

        只不过栗姬不熟悉啊,或者说不清楚她这个大儿子有一言不合就开怼的操蛋性格,所以栗姬直接就傻眼了。

        栗姬指着自己的鼻子,不敢置信的掐起嗓子道:“我?泼妇?”

        “难道不是?”季言之直接冷着一张脸,继续毫不客气的怼道:“你说说最近到底在干嘛?好好的夫人不当,成天像个幽居多年的深宫老怨妇一样,见天的跑花园子找茬?母妃啊母妃,你难道不清楚宫娥太监皆可为耳目,就不怕你整日为难嫔妃姬妾的事情传到父皇耳朵里吗?要知道薄皇后还健在呢,能轮得到你一介夫人在宫里横行霸道?”

        “刘荣,我是你的母妃。”栗姬声音越发尖厉,甚至带着点气急败坏。“你怎么能这么说我,薄皇后无子亦无宠,她被废是早晚的事儿。而荣殿下你乃是圣上长子,获封太子之位后,难道我还不能母凭子贵登上皇后的宝座。”

        “智商不达标,果然容易托后腿,真是开局一个猪队友啊,还是亲妈的那种。”

        季言之抹了一把脸,懒得管栗姬听没听懂他的话,反正他只说一遍,接下来就是……嗯,挺心平气和的接着说话道:“母妃你说得挺对,的确母凭子贵,父皇也的确有意按照长子继承制册封我为太子。只是母妃啊,请你心平气和的想一想,自古以来,帝王正值壮年就立的太子,谁落得了好下场?”

        栗姬面色一变,刚想说话的时候,季言之又道。“就算我被立了太子又如何?依着母亲飞扬跋扈,在宫中处处树敌,我坐稳太子之位怕是会很难。”

        栗姬不相信,显然在她的认知里,一旦刘荣被立为了太子便是铁板钉钉的下任帝王,所以她目中无人了一点又有什么。

        这对于季言之来说,的确没什么。

        说句实在话,如果季言之穿越的时间段,是他在被多方联合之下受栗姬连累丢了太子之位改封临江王的时候,少不得他会学习汉文帝来一场‘七王之乱’。

        只是对于刘荣来说,就满满都是错,太容易被敌人牵着鼻子走了。

        所以左右思索之下,季言之选择细细的給栗姬洗洗脑子。

        “母妃,儿子只问你一句话。如果儿子在一年后获封太子,馆陶长公主觉得当和你化敌为友,所以想将阿娇妹妹许配给儿子为正妻,你应还是不应?”

        “她凭什么脸说出这样的要求?我讨厌死了她了,如果不是她一天到晚的给陛下献美人,我至于失宠吗?”

        栗姬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惹得季言之无力扶额,也惹得刚刚踏门而入的刘德、刘阏于差点一起摔成一团儿。

        “馆陶长公主想将陈翁主许配给大哥?”    刘阏于声音拔高,显然有点儿不可置信。

        季言之直接甩了一个眼刀子过去。

        “现在还没过年呢,不用你和二弟行这么大的礼。”

        刘阏于讪讪然一笑,随即和着现年虚岁十四实则十二岁的刘德给季言之这位在外一直温吞如水的大哥问好。至于季言之先前的埋汰,刘阏于和刘德都假装没有听到。

        “坐下吧,我们今儿好好谈谈。”

        想了想,季言之突然起身走出了房间,无中生有的摸出几枚石子,布置了一个幻阵,然后又转而回到房间,并坐回原位。

        “我刚才问了母妃一件事…”季言之将询问栗姬的问题重复了一遍,转而道:“母妃,儿子别的话不想多说,只说如果一年之后,儿子真的被父皇册封为太子,还请母妃谨言慎行,万事不可凭冲动行事。”

        栗姬有些不高兴,却道:“我哪有万事只凭冲动做事了?”

        “母妃你先别急着自我辩解啊,反正说来说去都是同一种味儿。”刘德目光炯炯的看着季言之,“哥,你为什么要说父皇会在一年之后册封你为太子啊,而不是现在或许两年之后…”

        季言之若有所思的扫了一眼刘德,注意到刘德下意识背脊骨一缩,立正面对教导主任的姿态,不免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做了一个梦哦!”

        刘德有些失望:“最近怎么老是有人做梦啊!”

        季言之:“?嗯?”

        刘阏于:“二哥的意思是说那个王美人曾经大言不惭的说,她生十弟的时候曾梦日入怀。”

        “这个贱人。”季言之还没反应呢,栗姬就当即炸锅了,暴跳如雷的道:“凭她也配梦日入怀?哼,她要是梦日入怀,本宫还……还…”

        “梦到后羿射日?”季言之默默的补充一句:“或许梦神龙梦凤凰,或者梦高祖画像?”

        刘阏于默默的给季言之竖起了大拇指,主要是梦日入怀的后宫女人太过普遍,哪有季言之给出‘梦境’这么特立独行啊。

        刘德:“母妃可以考虑在宣传一波你怀大哥的时候,梦到了后羿射日,正好克那王美人的梦日入怀。”

        关于后宫的争风吃醋,不,是斗鸡日常,栗姬一向是无师自通并且理解十分迅速的,当即就严肃的点头,并且已经按捺不住想去找王美人也就是王娡的麻烦了。

        季言之眯眼看着栗姬兴致勃勃,连翻白眼儿的想法也没了,干脆就加了一把火儿,很认真的对栗姬说过:“母妃可想过再夺得盛宠?”

        栗姬不假思索的狂点头。

        季言之:“我这里有种药,可以让母妃青春常驻,只是有点儿副作用。”

        栗姬惊喜的问:“什么副作用?”

        “不孕不育。”季言之用一派正经的语气说着搞笑的话:“不过母妃你都生了我们三,不会在意还孕不育的问题。”

        “说得挺对的。药拿来。”栗姬也是这么想的,她都生了三个孩子了,而且都是儿子,还在乎‘不孕不育’的副作用?所以栗姬十分干脆利落摊手跟季言之要起了东西。她就没想过要问季言之怎么会有让人青春常驻的药的。

        刘德和刘阏于也没想过要问。

        在刘德心中,季言之这个长兄一向端方温润谦谦君子,肯定是刚刚得到青春常驻药丸,就想着贡献给他们没脑子的亲娘。不过他们亲娘也老惨,以前还有一张脸可以看,现在随着岁月流逝,脸都……还是徐娘半老风玉犹存。

        而在刘阏于心中,已经习惯了上面还有个哥哥遮风挡雨,刘阏于觉得吧,自己努力做个混吃等死的闲王就成了。所以,也是没有问题啊。

        “行了,药一会儿我给你。反正是为了母妃,好不容易收集起来的。”季言之顿了顿,还是把话题艰难的拐了回去。“儿子别的不求,只求母妃万事多问问儿子。”

        栗姬这时候机灵了,有点儿难为情的道:“皇子荣当以学业为主,怎好时刻待在妇女身侧?”

        “那就多问问二弟、三弟。”季言之从善如流的改口:“二弟、三弟你们盯紧了母妃,别让她生命中只剩下争宠以及掐架了。”

        刘德深以为然的点头:“都是美好的女人,咋就不能和平共处呢,非要像斗鸡一样斗?”

        刘阏于:“斗鸡?什么玩意儿?”

        刘德:“就是上次哥给你长得那只总是喜欢打架、白眼上翻的大公鸡,那就叫斗鸡。你想想,平日里母妃和其他嫔妃相处是不是像鸡在打架?”

        刘阏于深以为然的点头:“像很像,十分的像。”

        栗姬:“……”有她这么美的斗鸡吗?

        季言之:……小朋友,你暴露目标了哦!

        季言之抿嘴笑了笑,却道:“行了。母妃既然有取代薄皇后问主椒房之心,那就从现在学习怎么做一宫之主。”

        栗姬这种一闲下来就作的女人,为了避免她作上天,真的要给她找一些事情做。而想来,栗姬除了一心想重夺圣宠外,最在意的应该就是成为继后了。而且早就代入了,不然一介姬妾,你管馆陶长公主给汉景帝送女人还是送男人啊。

        想到栗姬那一系列的骚操作,季言之就觉得很窒息,所以当务之急是怎么改造栗姬。不求栗姬多聪明,但至少要明白自己不聪明就少说少做的道理吧。

        恰好刘德和刘阏于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在季言之给了栗姬能够让她青春常驻的药丸并细细交待该怎么吃,饮食上又有什么禁忌后,三兄弟又搞了一个私底下的小聚会。结果…..

        也不知道是历史上的汉武帝的幸与不幸,栗姬生的三个儿子都是穿越的。

        刘德是胎穿,刘阏于是在原主三岁半感染风寒,病得奄奄一息时穿来的。至于季言之,嗯,很平常的午歇就穿越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