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心境 2020-09-15 15:45 的文章

第200JJIZZ女人多水 废太子刘荣(07)

        “那肯定有,    你说的是废话。”刘阏于很不客气的道。“这事儿啊,咱们哥俩心里头知道就得了,可不准拿到外边去说,    免得传到有心人的耳朵里,    你我都讨不了好。”

        “有大哥在呢!”

        刘德嘟囔一句,    到底还是收敛‘大惊小怪’的心思,暗自决定以后不顺便BB了,    免得出错惹麻烦。

        刘德的‘雄心壮志’,季言之可不知道,    他现在很忙。刘德的猜想其实并没有错,    季言之私底下囤积的火|药集中起来点燃,的确能够炸毁整个长安。只是季言之干嘛要炸毁长安?用来炸匈奴王庭不香?

        时间匆匆,    如白驹过境,转瞬流逝。秋八月的时候,汉景帝突然有了废皇后的心思。

        对此,    窦太后知道后,    并没有劝解汉景帝三思而行,而是很赞成的同汉景帝说:“皇帝已立太子有两年余,这两年来栗姬也算知礼,勉强当得起皇后之位。”

        汉景帝废薄皇后之心是有,但是扶栗姬上位嘛,老实说有,都是看在季言之这个长子的份上。汉景帝虽然宠爱栗姬,    却对栗姬的智商心有余悸,    觉得栗姬肯定不能承受住一国之后的重担。

        汉景帝变得犹豫起来,    “母后,    你说朕废了薄氏后位,    不再册封皇后如何?”

        窦太后挑眉:“…皇帝你这想法,很打太子的脸面,而且说不得栗姬会闹腾。当然如果皇帝已经习惯了栗姬的闹腾,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那就等皇帝百年以后,栗姬母凭子贵直接为太后。”

        汉景帝讪讪,却是不敢再说什么。他的确是习惯了栗姬的闹腾,可问题是,再习惯也有些怕栗姬时不时就跟他来一场满是破绽,连上眼药都像是两部抽筋的哭诉。

        一哭二闹三上吊演了多少回了,除了把人弄得神经衰弱外,汉景帝就没看到栗姬哪怕有一次抹脖子上吊的。汉景帝别的不怕,唯一怕的就是史书记载汉景帝第二任皇后善妒,特喜欢表演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

        汉景帝:“要不,母后,朕再考虑一下要不要废黜薄氏皇后之位。”

        “这事重大,的确当从长计议。”

        窦太后很给汉景帝的面子,没有当面吐槽他优柔寡断,比妇孺还不如。不过私底下嘛,馆陶长公主进宫请安的时候,窦太后免不了和着馆陶长公主吐槽几句。

        馆陶长公主一向很看不上汉景帝的优柔寡断,自然少不得附和几句。不过就连私底下吐槽不已的窦太后和馆陶长公主都没有想到,汉景帝这一犹豫,居然从金秋八月犹豫到了九月,还对要不要废除薄皇后一事,举棋不定。

        栗姬却不知道汉景帝已经起了一月有余废后的打算,她这一个月里过得十分的滋润,首先三个儿子变着花样儿孝敬自己,今儿不是送首饰,就是送衣料布匹,甚至季言之偶尔兴起一回带着陈阿娇出宫打猎,猎了好几只狐狸,在允出给窦太后、陈阿娇做披风的料子后,其余的都送到了她这儿来,可把栗姬欢喜坏了。

        “陛下,你瞧瞧,我穿这件衣裳好看吗?”

        栗姬这天穿了一件镂金百蝶穿花云绣衫,与先秦两汉穿的单色服饰一点儿也不同。这是季言之给的织布方子,由刘德养的一群绣女加班加点做出来的。配合那浓妆艳抹,让栗姬美得像仙女一样。

        汉景帝由衷的赞美:“好看。”

        栗姬却很不满,觉得汉景帝是在敷衍她,随即嘟起嘴巴,声音简直甜腻死人的撒娇道。“陛下,难道妾这样,只有好看二字吗?”

        “是好看,朕可没有说假话哄人的习惯。”

        汉景帝微笑着说话,明显很受用栗姬的撒娇。毕竟栗姬惊艳了她年少岁月,现在的栗姬即使上了年龄,但在得当的保养下,依然美得惊心动魄。栗姬于汉景帝不仅仅已经是习惯了。

        栗姬撇嘴,还抽空抛给汉景帝一记媚眼。

        汉景帝接收良好,可惜不知怎么回事,陡然一阵咳嗽。

        栗姬有点儿吓着,赶紧给咳嗽得撕心裂肺的汉景帝拍着后背。好不容易,汉景帝终于停止了咳嗽。

        不过到底心情陡然变差。

        汉景帝突然神情恹恹的说:“栗氏,朕身体最近时好时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

        栗姬总算聪明了一回,赶紧表衷心道:“陛下,不要乱讲,妾和你都会长命百岁的。”

        听了这话,汉景帝一下子变得十分欣慰起来。

        汉景帝以为栗姬恃宠而骄,善妒不容人,没想到……

        自我脑补过重的汉景帝越想越觉得欣慰,忍不住冲着栗姬说出了心里话。

        “朕欲废后…”汉景帝说到这儿,栗姬喜上眉梢,没想到汉景帝接着说话道:“也欲封你为继后,只是……因着你的秉性,朕很犹豫……”

        这下子栗姬整张脸直接变得很难看,“陛下说的什么话,妾哪有你说得那么差劲。”

        “爱妃听朕说完,再反驳行吗?”汉景帝依然好言好语,不为栗姬那难看的脸色所动。“朕只希望朕百年以后,爱妃能善待其他的妃子与她们的儿子。”

        汉景帝这话,如果稍微有脑子的人听,都听得出来汉景帝隐隐有托孤和立栗姬为后的打算。

        历史上,汉景帝也说过同样的话,不过却是因为身体欠佳心情也不好的缘故,说的这句。也和现在一样,有托孤和立栗姬为后的想法。

        只是历史上的栗姬,是个风一般,不走寻常路的女子,她根本就没有听出来汉景帝隐含的意思,哪怕是试探栗姬都没有听出来,何况是托孤和立她为后的想法。所以啊历史上的栗姬,听完这话后,十分的生气。非但不愿意照顾其他有宠的姬妾子女,甚至还对汉景帝出言不逊。

        这下子哦呵,汉景帝本来就因为王娡和馆陶长公主强强联合,而对栗姬起了不满,如今栗姬居然白目到这种程度,汉景帝肯定要想如果让栗姬当了皇后,等到他百年之后,其他嫔妃为他所生育的子嗣岂不是要遭受到栗姬的迫害,所以当即就拂袖而去。

        后来,王娡知道这件事后,直接就加了一把火,于是四个月后,王娡暗中派人催促大臣奏请立栗姬为皇后。大臣上奏:“‘子以母贵,母以子贵。’今太子母无号,宜立为皇后。”

        汉景帝本就对栗姬有气,大臣这么一上奏,自然也就勃然大怒,很快就下令论罪处死大臣,又废掉太子刘荣,改封临江王。然后公元前150年四月,有馆陶长公主帮助的王娡,顺理成章被立为皇后,她的儿子刘彻被立为了太子。

        这是历史上发生的事情。

        而在这儿,说老实话,没有了馆陶长公主的‘无偿’帮助,王娡在汉景帝后宫还是靠生儿子得封美人的藉藉无名之辈,他的儿子赵小猪,更是连汉景帝的面都没有见过几次,自然也就没了历史上汉景帝赞叹赵小猪聪明,有祖父汉文帝之风的事情发生。

        不过当汉景帝说出让栗姬以后好好善待嫔妃和诸位皇子的话,栗姬无疑是懵逼的。半晌后,才喃喃的道。“在陛下眼中,妾就是如此小心眼的人?”说到伤心处,栗姬还啜泣起来。

        无疑的,栗姬如此哭得梨花带雨,远远比语言苍白的解释自己最多善妒,没有弄死其他妃嫔和皇子的实力要来得给力。至少汉景帝看着连哭都那么美的栗姬,心下柔软一片。

        即使栗姬作,再怎么恃宠而骄,但还是善良的。

        汉景帝很满意栗姬的这份善良,下意识的忽略了栗姬不是善良,而是没实力也没有本事将后宫嫔妃们和诸位皇子一起弄死;再加上季言之曾经洗脑式的教育过栗姬,让她陪伴汉景帝的时候,遇到她回答不上来的问题,直接哭。怎么美就怎么哭。

        事实证明,季言之还挺有预见性的,这不栗姬就在陪伴汉景帝的过程中,遇到了她难以回答,而且怎么回答都是差分的问题。栗姬记起了来自季言之的洗脑式教育,当即就怎么美怎么哭。

        效果很好,至少在汉景帝被栗姬哭得心柔软得一塌糊涂的时候,是万万不会出现历史上,那直接导致栗姬失宠、刘荣被废的前兆一幕。

        “好了,莫哭了,是朕的不是,冤枉了爱妃的秉性。”

        满腔柔情的汉景帝柔声安慰栗姬,满以为栗姬会蹬鼻子上脸,述说自己的委屈。结果栗姬她口拙啊,只是嘤嘤的又哭了几声,便拉着汉景帝上了榻。而一夜那个缠绵后,汉景帝就抛却了以往的优柔寡断,上早朝的时候,终于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儿,以无子为由废黜薄皇后,改立太子之母栗姬为皇后。

        文武百官们其实对于废后一事早就有所预料,只是没想到汉景帝会那么优柔寡断,那么的磨蹭,拖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最终……

        文武百官们心中感叹万千,不过面上都没有表露出来。也没有出列为薄太后说好话。要知道先秦两汉,可没有两宫太后的说法。母以子贵,既然儿子成了太子,自然也就能坐上太子之位。

        薄氏之错,不过在于她无子。

        而西汉历史上,无子被废黜皇后之位的除了薄皇后外,还有陈阿娇。只不过薄皇后无子应该只是天意使然,而陈阿娇……啧,就冲陈阿娇如今上蹿下跳、康健的体魄来看,历史上的陈阿娇无子嗣只怕是其中有鬼哦。

        薄氏被废之后,不过三日便迁出了椒房殿,搬去了环境清幽,仅仅与清水阁只有一院墙之隔的璎珞院居住。

        至于一直以来将春水阁当成福地来看待的栗姬,也在一周之后,彻彻底底的搬进椒房殿,正式开启她的皇后生涯。不过栗姬这位皇后,却只能称得上名义的皇后。代表皇后身份的凤印呢,在陈阿娇的手中。

        没办法,几位大佬,特别是窦太后这位大佬对栗姬的智商那叫一个心有余悸。为了防止成了皇后的栗姬作上天,让季言之这位太子跟着一起吃挂落,久不管事的窦太后干脆就直接出面,让栗姬当个问主中宫的吉祥物,所有宫务琐事皆有陈阿娇这位未来的太子妃出面处理。

        栗姬心不甘情不愿,本以为成了皇后,能够好好的在那些个嫔妃面前耀武扬威一番,结果……

        好在栗姬还是知道怕的,她怕窦太后,所以根本就不敢跟窦太后闹,干脆就抽抽搭搭的跑去太子东宫找季言之抱怨。

        要知道季言之这张嘴,心情不爽利的时候,从来没有什么好话,栗姬一来,深知这个妈德性的季言之直接当着栗姬的面儿,翻了一记大大的白眼。

        “怎么?母后又有哪根筋儿不对了。”

        栗姬拿着丝绢擦了一下鼻涕,抱怨道:“太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合着本宫来东宫就是有事才来?”

        季言之:“难道不是?”

        栗姬:“胡言乱语,本宫一向是最讲道理的,怎会无事打扰太子?”

        “行了,儿子不跟你绷嘴皮子了。”季言之直截了当的对栗姬说道:“这么跟你说好了,以后别跟我说你自以为受气的事儿。”

        栗姬顿时双目圆瞪,一副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一样。

        季言之继续很不客气的说话道:“皇祖母收了你的凤印,让阿娇妹妹保管也是为了你好。阿娇妹妹虽然骄纵天真,但两年前就接受了皇祖母的亲自教导,处理起宫务来,不得比母后你强?”

        栗姬愤愤不平:“你直接说本宫没有处理好宫务的能耐不就成了,何必这样拐弯抹角。”

        季言之无奈,到底还是点头,给栗姬最凶残的致命一击。

        “母后,你知道就好。”

        这下子栗姬真的要被季言之这个糟心儿子气炸了肝儿。栗姬捂住胸口,装作一副娇弱美人样儿。嗨别说,虽然栗姬智商不咋地,上别人的眼药,从来都差点上成了眼抽筋,但别说凭借着自己相貌优势做的各种小动作,比如说西子捧心、梨花带雨的动作哭戏,那简直就是真的。

        也怪不得汉景帝觉得栗姬作,却从来没有真正生气过。

        只是换做在儿子面前,季言之直接抚额,懒得看栗姬在自己面前西子捧心,一个劲儿的喊心头疼。

        季言之无视栗姬,任由栗姬在那儿自由发挥作精本色。等到栗姬作到自己都觉得没劲儿的时候,才幽幽的道:“母后你再这样,下个月的青春常驻丹,母后你就别想要了。”

        栗姬:“……”

        这威胁真的抓蛇抓到了七寸,还真就让栗姬收敛起作精本色,苦巴着脸,哀怨自己是史上最憋屈的皇后。

        季言之静静的听栗姬的抱怨,末了快狠准的插刀:“…未来还有可能是史上最憋屈的皇太后。身为太子妃的阿娇妹妹管理惯了宫务,等当了皇后管理起宫务来,自然更得心应手!”

        栗姬:“……”

        得,这话儿她算是听出味儿来了,不就是嫌弃她不聪明嘛。

        她再不聪明,可也生了三个聪明的娃……

        栗姬不服气,可却从来没有深想过,她的三个聪明娃,从来不是先天聪明,而是后天。不过从来没有不把栗姬当成妈来看。只是栗姬这个人吧,还真不能当成顺毛驴,万事顺着她来,不然准得上天。

        好比这回吧,季言之不一开始毒舌栗姬,而是宽慰哄着栗姬,栗姬准会蹬鼻子上脸越发的来劲儿。所以啊,必须一冒头就打压栗姬的作属性。

        栗姬被季言之一通怼,又嘴笨说不过,直接就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栗姬气冲冲的走了,偌大的东宫总算恢复了宁静。

        季言之摇摇头,打发一个小太监通知刘德、刘阏于,让他们轮流把栗姬盯紧了,免得栗姬在闲得发慌的情况下,作得更凶。

        “后宫也该梳洗一遍了。”

        季言之看似自言自语,其实不是的。

        先秦两汉善养细作死士,季言之自然也不例外。而且他私底下豢养的细作死士,不光用来收集情报,还会帮着处理一切季言之如今身份明面上不好处理的事情。

        性质就跟明锦衣卫一样,而且季言之也是按照明锦衣卫的规格组建的,没有飞鱼服绣春刀,却将逍遥派收集的二三流武学心法秘籍全部派发了出去,可以说个个身手顶好,才不像刘德、刘阏于两个废物,再好的武学心法给他们俩也是白瞎,最多爬墙的时候速度迅速了点。

        “安排一下,让王娡尽快暴露她因南宫公主和亲匈奴单于,而对父皇起了恨意。”

        一名穿着黑衣的细作突然至横梁上跳了下来,神色恭谨的领命。

        这是负责暗地里巡逻,并传递东宫消息的细作死士头领之一。他出去后。几番操作,潜伏在未央宫各处的细作便纷纷开始行动。而一番通力合作,王娡因南宫公主和亲匈奴单于之事,对汉景帝起了怨恨之心,就率先被窦太后知道了。

        窦太后气急败坏,直接就把王娡拎到了跟前。作陪的还有陈阿娇、馆陶长公主,就连栗姬虽然都对她的智商不抱希望,但好歹是汉景帝的第二位皇后,做个镇场子的神兽还是够格的。

        “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王娡被拎到跟前后,窦太后心气儿倒是平复了不少。

        窦太后也隐隐猜到了些什么,觉得王娡这女人怨恨是有,不过是冲着栗姬、太子。栗姬就不提了,估计根本就不知道她多招人恨,但是太子嘛,事情过去那么久了,拖到现在才发作,多半是放了王娡一马。只是王娡小动作不断,太子也就恼了。

        窦太后想的明白,不过却想听听王娡的辩解。听听王娡是不是真如她所揣测的那样,心眼多得跟马蜂窝似的。

        不曾想窦太后却是过于高看了王娡。

        这么说吧,在历史上能够在馆陶长公主找上门来商谈,一口答应下来,并且和馆陶长公主密切合作一起将栗姬、刘荣斗倒。王娡心计是有,但更多的却是运气成分。毕竟有栗姬这么一位神对手在,王娡又有心计又会找时机,自然而然成了最终胜利者。

        不过王娡心计是有,但却比不上老奸巨猾的窦太后,历练不够,也就做不到一派沉稳外加很好的掩饰心机。

        王娡一被窦太后责问,顿时吓得花容失色,连连说:“……太后娘娘,妾怎么敢怨恨陛下。妾只是,只是……”

        “怨恨本宫?”栗姬瞧着王娡的神色,心里头就明白了。怨恨汉景帝估计是不敢,但是怨恨她嘛,那肯定就敢了。

        栗姬这难得一回的聪明,简直让陈阿娇都为之侧目,更别说馆陶长公主了。

        不过馆陶长公主却有些糊涂:“南宫公主和亲匈奴单于,你不怨恨和她同年却得以留嫁长安的长乐,却怨恨皇后是何道理?皇后只生三子,无女。”

        “想必是舅舅不敢恨吧,所以就恨了母后。”陈阿娇有些鄙夷的道:“还是太子哥哥太过温和了,以至于父皇宫里小小的美人,都能够随意的怨恨迁怒。”

        王娡脸色更加白了几分。

        “婢妾怎么敢迁怒…进而怨恨起太子殿下……婢妾只是因为南宫公主远嫁匈奴,心头舍不得才会一时之间想岔了,万万不敢怨恨陛下…”

        “所以你就怨恨起本宫来了!”栗姬这下子充分发挥了身为作精所附加的那一分聪明才智,抓准时机见缝插针的怼道。“哼,连本宫都敢怨恨迁怒,下一步谁知道你会不会怨恨太子,进而怨恨起宫里的所有人。”

        馆陶长公主这下可算是被栗姬的‘聪明’给惊呆了,当下就附和道:“皇后说得没错,你连皇后都敢迁怒怨恨,谁知道一回会怨恨谁。”

        陈阿娇也跟着道:“皇祖母,王美人不惩处,怕是难以肃清后宫不正歪风。”

        几个女人联合起来,三言两语,就把王娡废除美人身份,分配至永巷浣纱的处罚给定了下来。没直接要了王娡的性命,估计也是看在尚且年幼的胶东王刘小猪的份上吧。